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洪崖洞:背景和谈资材料

洪崖洞:背景和谈资材料

作者:
重庆李正权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19/10/09
浏览量
【摘要】:
国庆节期间,洪崖洞、解放碑又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作为重庆人,当然不能去添乱,但发一短文,为外地来的朋友们提供一点背景和谈资,应当是重庆人的一点责任吧?如果你是外地人,排队之余浏览此文,或许可以增加一点兴趣。如果你是重庆人,要陪外地来的亲朋好友去洪崖洞,此文或许可以有点用处。

 

 

洪崖洞:背景和谈资材料

  

李正权

  说明:国庆节期间,洪崖洞、解放碑又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作为重庆人,当然不能去添乱,但发一短文,为外地来的朋友们提供一点背景和谈资,应当是重庆人的一点责任吧?如果你是外地人,排队之余浏览此文,或许可以增加一点兴趣。如果你是重庆人,要陪外地来的亲朋好友去洪崖洞,此文或许可以有点用处。

 

 

  直到开埠前,重庆城里人口都不太多,如今新华路一带还是山峦起伏、林木苍翠的山野风光。林木多了就能蓄水。一条小溪从山林间渗出,沿现今的正阳街、会仙桥流到洪崖门附近,从那崖上跌落下去,形成一道瀑布。其实,说是瀑布并不妥当。那小溪之水不多,若无大雨,就只能星星点点往崖下滴落。崖上崖下,树绿草青,那往下滴的水珠就被映得如绿珠碧玉而有了诗意,文人骚客便称其为“洪崖滴翠”。

  洪崖滴翠位列古巴渝十二景之二,早在唐宋就有了名气。清乾隆年间重庆知府王尔鉴还有诗专咏:“洪崖肩许拍,古洞象难求。携得一樽酒,来看五色浮。珠飞高岸落,翠涌大江流。掩映斜阳里,波光点石头。”虽然现在再也不可能看到洪崖滴翠的景色了,但细品王诗,依然可以想象那一幅美景。

  旧重庆城从临江门到千厮门,城墙建在悬崖上,“地势刚险”。那时,城墙外,悬崖下还是蛮荒之地,没有人烟。站在城墙上看两江汇流,更有“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更茫茫”之慨。夕阳西下时,那悬崖被映照得通红,瀑布水珠闪着光彩,在空中飞舞,然后跌落到江边的乱石堆上,粉碎而飞溅,形成团团水雾,弥漫半壁悬崖。那水雾上还会形成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虹,若隐若现。如此美景,让夜泊嘉陵江的游子多少得到一点畅心悦目的享受。事实上,翻翻历代名人咏重庆的诗文,大多与夜泊相关。“旷野惟看树,高城不见人。新花临水发,照影为谁春?”(明杨慎诗)说不定就是有感于洪崖滴翠而写的呢。

  随着重庆城人口增多,城内的林木逐渐砍伐干净,那小溪成了污水沟,洪崖就不再滴“翠”,成了悬着的污水瀑布,日夜咆哮,臭气熏人,成为重庆一大害。城里人把垃圾 也往洪崖洞崖下倒,捡垃圾的人也就成堆。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多次整治,才把那污水纳入到下水道中。但那污水依然直接排入嘉陵江,把千厮门一带的江水都染得污黑污黑的了。直到修建嘉滨路,这种状况才得到根本改变。

 

 

  洪崖洞其实没洞,只有岩厦。有人在那岩厦前面修了一堵墙,就真成了洞。那洞里可以避风雨,于是就被重庆城的丐帮当作了窝子。传说洪崖洞丐帮祖师爷姓马,人称马三爷。某日,马三爷想吃肉了,来到大阳沟,找到一肉摊,要讨一块宝胁肉。那摊主盯了他一眼,咕咙道:“你也想吃肉?”马三爷抓起摊主的割肉刀就往摊桌上一拍:“老子们就不能吃肉了嘛?”说着操起刀来往自己脑壳上砍。看起很用劲,刀落到额头上,已经很轻很轻,但依然割了一条口,鲜血直流。他一声不哼,让那血滴在那雪白的猪肉上,斜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摊主。摊主哪见过这样的阵仗?顿时惊呆。市场上人多,马上围得个水泄不通,议论纷纷。摊主没办法,只好割了一大块宝胁肉让他拿走。当天晚上,那洪崖洞里飘出浓浓的肉香,叫花儿们打了一顿饱牙祭。

  明初戴鼎筑重庆城,在洪崖洞上筑了一座闭门,取名洪崖门。闭门可以屯兵、屯粮、屯兵器,此门左可以支援临江门,右可以支援千厮门,还可以控制好长一段江面。从长江、嘉陵江来重庆,远远就可以看到那高耸在悬崖上的城门,气势也骇人了。

 

 

  20世纪20年代,洪崖门被拆除。但因那悬崖太陡,还是没有路进出城内外。大约在40年代,才在那悬崖上开出一条小路来,沟通了城内外。那路太徒,从下往上爬,必须双手着地。从上往下走,没有几个人敢。后来,又在那路旁边另修了一条小路,修成之字拐,减缓了坡度,进出洪崖门的人才逐渐多了起来。

  洪崖洞悬崖下原来是一排排吊脚楼,层层叠叠,错落交致,似摇似晃,构成重庆城特有的风景。那吊脚楼里住的都是穷人,不是搬运工就是扯船子(纤夫)。最靠悬崖的人家,不少是洗衣人。每天凌晨,那小巷就开始弥漫着热气,充满着肥皂气味,一片洗衣声。白天,从城墙上看下去,那吊脚楼伸出的一根根竹竿,晾满了衣物,在夕阳中摇晃,颇为壮观。

 

 

  如今,洪崖洞旧貌变新颜,成为网红之地,一逢节假日,国内外的游人蜂拥而来,搞得那周边也水泄不通。人们不忘当年美景,人工复制了一个洪崖滴翠的景观。虽然与当年那种“珠飞高岸落,翠涌大江流”的气势不可同日而语,但也能让人从中想象那“掩映斜阳里,波光点石头”的意味。

 

 

  作者简介:

  李正权,1950年生,重庆人。当过知青,做过工人,搞过管理,干过编辑,现退休,已出版《质量心理学概要》《建筑心理杂谈》《青春从文革战火走过》《重庆地名杂谈》《九开八闭重庆城》等20余部(含与人合作)专著,发表论文数百篇以及小说、散文等上千篇,多次获重庆市社科科研成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