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我的乡愁在城口

我的乡愁在城口

作者:
张经棋
来源:
编者憨整 重庆故人旧事
发布时间:
2019/07/21 15:04
浏览量
【摘要】:
我的乡愁在城口作者:张经棋  什么是乡愁?乡愁就是离开了一个地方,随时思念着那个地方。  我已经离开了我的第二故乡城口,从青少年到老年,我在那里生活了四十三年,贡献了我人生的大段青春和生命。如今,我常常回想城口、回望城口、重返城口,你说这乡愁该有多深、多浓?  这不,夏天到了,在万州酷暑难耐之中,我又想起了城口的清凉。  那凉爽的风,舒适地掠过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整个高山地带就像是一个自然的大空调

 

我的乡愁在城口

作者:张经棋

  什么是乡愁?乡愁就是离开了一个地方,随时思念着那个地方。

  我已经离开了我的第二故乡城口,从青少年到老年,我在那里生活了四十三年,贡献了我人生的大段青春和生命。如今,我常常回想城口、回望城口、重返城口,你说这乡愁该有多深、多浓?

  这不,夏天到了,在万州酷暑难耐之中,我又想起了城口的清凉。

  那凉爽的风,舒适地掠过青青的山、绿绿的水,整个高山地带就像是一个自然的大空调,自然的空气、充足的氧离子,驱散人们心头的暑热,使人炙热烦躁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感到无比的惬意。当然,想念城口不光是因为她夏日的凉爽,更重要是因为她是革命老根据地,是大巴山区,那里有代代相传的革命传统,有古朴的乡风民俗,有勤劳勇敢的乡里乡亲,有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寄托和力量源泉。所以,我随时都挂念着城口,关注着城口的建设和发展,随时都有回去看看的念头和冲动。

  这不,顶着炎炎烈日,儿女们开着小车,沿着宽阔畅通的高速公路,经开州达州万源,4个小时就到了城口县城。

  就说这进城口的高速公路吧,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在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我们二百多名知识青年高举着“万县市支援城口农业合作化青年志愿队”的大红旗,从万县、开县启程进城口的时候,别说高速路,连可以叫作“公路”的土路都没有,完全是开着每个人的“11号自行车”,翻山越岭艰难步行进去的。大垭口、陈家场、狗儿坪、灵观庙、蓼子口、七雁山……沿途人烟稀少,偏僻荒凉,悬崖峭壁,野草没腿,风雪交加,餐风露宿——这哪是人走的路,哪是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大娃娃”走的路!

  历经15天,受尽千般苦,好容易才走到城口县城。这就是县城么?街道不到4米宽,晚上几盏桐油灯眨着眼睛。有民谣说:“好个城口县,衙门像猪圈。堂上打板子,全城都听见。上街摔跟斗,下街捡草帽。”进城那天正值大年初一,党委和政府尽最大的力量用最好的条件接待我们,我们几百人还吃到了热乎乎甜蜜蜜的大汤元!

  从那以后,我们就在这第二故乡扎下了根。全县的每一个乡村都有我们这些“会计妹”的身影。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在桐油灯下帮社员记工分,教社员识字、唱歌。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但城口人民纯朴善良、热情大方的性格深深地打动了我们,使我们终身不能忘怀。

  

 

  这几年,我每次回城口,一次比一次更实在地感受到城口的变化。这次进去,汽车不再翻越大垭口、八台山、白芷山等大山,而是通过平顺敞亮的隧道飞驰而过。进城口县城时,不再走独木桥,不再靠过河船摆渡,都是经过钢筋水泥的任河大桥、二桥、三桥、四桥。

  城口县城一派热闹繁华的街市,原先可怜巴沙的土城、破旧肮脏的河街早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群、花团锦簇的新街,更有东大街、南大街、北大街首尾相接,车水马龙。办事的、做生意的、旅游观光的、就近休闲的,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好一番热闹景象。啊,这就是当年那偏僻遥远、贫穷落后的边城么?

  不光是县城,我当年进城口扎根创业的起点站——治平羊河溪,也由一个当初“藏在深闺人未识”的“村姑”,变成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少女”。昔日的茅草石瓦房变成了漂亮的小楼房,街道两旁开了许多商店,许多农家办起了旅馆、农家乐,前来旅游采风、避暑纳凉的游客络绎不绝。农民不再是松明作灯、火把点亮,而是用上了各种电器设备——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饭煲,用上了自来水。穷乡僻壤变成了令人羡慕的深山明珠。

  我的第二故乡城口,这些年已经迈上了生态农业、旅游开发的快速通道,随着公路的修建、交通的便利,秀丽的绿水青山开始以既原始又现代的姿态呈现在世人眼前。黄安坝高山休闲观光地带,亢谷风景旅游区,九重山国家森林公园,县城——北屏——岚天——河鱼——高观等旅游环线,巴山湖风景旅游区……处处新景,处处新貌。而这些地方,都是我们当年工作过的地方,都还留有我们坚实的脚印和辛勤的汗水哟!

  时光一去永不回,乡愁绵绵无尽头。

  我荣幸,我们这一代有幸参与了城口的建设和发展;

  我欣慰,我们这一代实现了当年的诺言,立志建设大山区,献了青春献子孙;

  我荣耀,我们还在为第二故乡献计献策,发挥余热,竭尽我们的绵薄之力;

  我欢呼,我们还能和革命的后来人、城口的建设者一起,迎接明天,拥抱未来!

  2019年7月7日

  (作者张经棋,女,1938年11月出生在万县市。1956年2月到城口县菜濛区治平乡红光农业社插队落户。1993年从城口县二轻公司退休。当年的“万县市和开县支援城口山区农业合作化青年志愿队”是新中国第一批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