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甲鼎有约] 老区山鹰诗选

[甲鼎有约] 老区山鹰诗选

作者:
老区山鹰
来源:
甲鼎汇 甲鼎文化
2019/07/10
浏览量
【摘要】:
老区山鹰诗选   魔火在燃烧   是冥冥中的天意  无死角的轮回,还是  早已写就的剧本  今天,巴黎圣母院的大火  让整个世界开始心疼  恶与丑,刹那间复活  正伴着坍塌的塔尖乱舞  如当年,八双魔爪  肆意点燃的火焰  让中国痛了一个半世纪  我们憎恨所有纵火的魔鬼  从阿房宫,圆明园  再到今天的巴黎圣母院  我们祈祷,敲钟人  蹒跚的脚步声早日归来  如果,搭建一条水龙  连接西方和东方 

 

老区山鹰诗选

 

  魔火在燃烧

 

  是冥冥中的天意

  无死角的轮回,还是

  早已写就的剧本

  今天,巴黎圣母院的大火

  让整个世界开始心疼

 

  恶与丑,刹那间复活

  正伴着坍塌的塔尖乱舞

  如当年,八双魔爪

  肆意点燃的火焰

  让中国痛了一个半世纪

 

  我们憎恨所有纵火的魔鬼

  从阿房宫,圆明园

  再到今天的巴黎圣母院

  我们祈祷,敲钟人

  蹒跚的脚步声早日归来

 

  如果,搭建一条水龙

  连接西方和东方

  可以扑灭一切魔火

  那么,我们将砥砺前行

  还给世界一个安宁

 

  云上蓝莓

 

  在曾经关押犯人的南宝山上

  如今,我像公主一样活着

  那些颓圮的高墙

  布满蜘蛛网的电线

  早已被嬉闹的翠鸟占领

 

  我沐浴着阳光,父母的爱

  快乐地活着

  等待有人来将我采摘

  我的阿爸会吹起悠扬的羌笛

  敲起羊皮鼓,跳起沙琅

  拿出尘封已久的美酒来款待你

 

  现在,我在枝头已经熟透

  从头到尾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快来吧,远方的诗人

  你咬碎我的声音

  会不会预言一首诗的诞生

 

  凤凰大道,樱花又开放

 

  你齐唰唰站在大路两旁

  若一群仕女

  穿着节日的盛装

  春风,弹响你脸上的喜悦

  你拨动了诗人最柔软的衷肠

 

  古老的邛崃,因你而生辉

  远来的文人墨客,因你而深情

  他们浅唱低吟,妙笔生花

  却难以描摹你的神韵

 

  总以为,你是来自日本的外乡客

  其实,你根正苗红

  是真正的海归

  凤凰大道早已不见凤凰的踪影

  但你娇艳的容颜

  又何止于她的美丽

 

  真想轻轻折下一朵

  紧握在手心

  如同三十年前我初遇的爱情

  哪怕你芳华易逝

  只有短短佳期

  我也会陪你到老

  不离不弃

 

  今夜无眠

 

  谁能想到,一朵雪花

  竟然掀起连绵的波涛?

 

  几十名诗人匆匆赶来,

  硬生生拉开了一帘幽梦。

 

  他们以雪为题,妙语连珠,

  诗情在凌晨两点依然汹涌。

 

  杨然说,遭不住了!

  快结束,我要去告告。

 

  永君说,让杨老去私会周公,

  咱们接龙继续,继续!

 

  梅香说,我也想在暗夜里,

  再小飘一会儿。

 

  韩俊说,钟声已敲响,

  我要赶紧再整几首。

 

  秀才见状,大惊失色:

  哟喂,你们是不是都整疯了?

 

  天不怕的帮主也胆战心惊:

  明天,杨师会不会打死我?

 

  永君提劲: 我去用雪花鞭打杨然,

  把他的梦赶入大海深处……

 

  这时,装睡的杨然再也忍不住:

  雪大无用,我身上绑着峨眉山!

 

  令主眯了一觉,被惊醒后忧心忡忡:

  各位亲,桃源令诗更要抓紧哦!

 

  可怜的老区山鹰躲在屋顶搜集诗意,

  一个人瞎忙,搞得手脚无措。

 

  今夜,一朵雪花扰了清梦

  竟然让这夜的黑亮了起来……

 

  印象诗坛

 

  太多的花开和鸟鸣

  以及风,以及云

  以及缥缈的弦月

  已泛滥成一场洪水

 

  技巧闪着幽光,苟延残喘

  下半身也粉墨登场

  连口水都在升值

  井里的蛙声,已沸沸扬扬

 

  一排排瘦瘦的身躯

  裸着,或披着华丽的衣衫

  演绎的,依然是廉价的情感

 

  森严的圈子如雨后春笋

  不时,燃起一堆诱惑

  却照不亮寻常百姓的心

 

  望不见南海上硝烟弥漫

  也听不见窗外的滚滚春雷

  漠视最低处卑微的叹息

  以及,一双双无助的眼神

 

  这是一张挂满诱惑的蚕床

  蚕儿们埋头,忙着修造房子

  我这个村夫只好抽身

  走向属于我的土地

  

 

  诗 惑

  石桌,石凳,三十年不毁

  一样饮酒,一样品茗

  一样在月光下,谈天说地

  时不时,也能吟咏

  一些瘦瘦的诗文

 

  老友说,现在懂你的诗了

  它已褪去华丽的衣衫

  像一个老人,摆着龙门阵

  重复着昨天今天,身前身后

  那些最最平凡的事

 

  我笑了。三十年前

  一段诗评,仍在耳边轰鸣

  你的诗太深奥,太隐晦

  像一个哲人,又像一个巫师

  虽然美,却不明所以

 

  笑后,困惑悄悄找上门

  诗人是否都是逆生长

  年轻时深沉,长大后幼稚

  如同对峙这石桌上洒落的月光

  不见嫦娥,再也找不到若如水的感觉

 

  一场亘古未见的风

  征服了一座山

  还有一群连绵的山

  面面相觑

  沉积数冬的雪

  开始从根部动摇

  那些残存的果子

  纷纷,苏醒

 

  于是,路上的行人

  听到了两种声音

  一种来自花开

  一种来自鸟鸣

  在成熟的阳光里

  他们欢呼着

  渐渐遗忘,记忆深处的疼痛

 

  所有的落叶已开始发黑

  慢慢腐败成尸体

  正在一块块地烂掉

  将耳朵贴近大地

  你能清晰听到

  春天蹑足而来的声音

 

  风,一场亘古未见的风

  正在消灭

  与城市为敌的一切

  包括老虎,苍蝇

  以及小小虫蚊

  那些高不可攀的大山

  一夜间,纷纷塌陷

 

  掌 纹

 

  那一条条

  深深浅浅的沟壑

  蓄满了我一生的故事

 

  我不经意

  拉开了闸门

  它们就潮水般涌出

 

  无法抓住的青春

  若一叶浮萍

  悄悄飘走

 

  浪花冲击着心灵的河床

  我最初的辽望啊

  终被西风谱成了挽歌

 

  小 路

 

  风, 从斑驳的墙缝爬过

  灵魂 ,一层一层剥落

  小路向天际延伸

  每一个脚印里

  都堆积着被遗忘的相逢

 

  阳光,依然如火

  云的鳞片镀亮思想的泡沫

  孤立在岁暮之端

  任影子被倦鸟拉动

  路,越走越瘦

 

  黑白光从山巅飞来

  叼起一个个遗落的脚步

  记忆开始疯长

  化成无法分解的露珠

  渗透每一寸肌肤

 

  折叠好剥落的灵魂吧

  拾起远去的笑容

  背一背海燕的歌声徐行

  让蓝天在你的眼眸里

  生成唯一的风景树

 

  圈 套

 

  我们总是怀着善良的心

  揣度快要落山的太阳

  不管当下的风声如何肆虐

  不管归巢的鸟儿已哑口无声

 

  当浑浊的河水涨个不停

  淹没了一个个突起的山峰

  我们仍留恋曾经快乐的河道

  沉湎于零星水草的芬芳

  在一场幻梦里,自欺欺人

 

  我们的善良和执着

  总让我们的身心不断受伤

  眼前弥漫着一眼看不穿的黑

  耳边却是渗人心疼的缄默

  以及肆意飞舞的匕首

 

  我们就像一群无助的孤儿

  独自在汹涌的河流中浮沉

  也许,当我们中的少数人

  偶尔触摸到岸边时

  河里,早已飘满累累白骨

 

  我们卑微的眼泪已经流尽

  仍无法感动你毅然转身

  谁,来完成这最后的救赎

  此刻,山无言,水无语

  窗外的雨,仍哗啦啦下个不停

 

  秋夜,一场黑色的雨

 

  深秋的风,陡然刮起

  蓬乱了那些厚重的日子

  当黎明来临之际

 

  月儿,拖着受伤的尾巴

  不停地追赶太阳

  我在小小的角落伫立

  听天空,下一场黑色的雨

 

  无法折叠的思想

  不断从我掌心滑过

  荼蘼的香魂泅渡夜空

  轻轻漫过我的鬓发

  如这黑色的雨

  寒彻入骨

  我们的故事开始结冰

 

  夜色,凉了

  思念,凉了

  我瘦瘦的诗也凉了

  许多许多坚硬的果实

  一夜间,纷纷脆裂

  然后,被催生

  我们的故事终被篡改了结尾

  

 

  老区山鹰,原名江万红,四川人,现定居邛崃。中华诗词协会理事,中华诗人协会名誉主席,邛崃市作家协会理事。《中华诗魂》杂志总编,曾任《中国风》诗刊执行总编,《经典短诗.当代方阵》一书副主编。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诗刊》《星星》《绿风》《炎黄诗学》、《华夏诗刊》《诗中国》《中华诗魂》《东坡诗刊》《巴蜀风》《齐鲁诗刊》《黄河诗报》《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成都工人报》等全国近百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文作品五百余篇(首),有数十首诗歌被收入多种诗选本。著有《致青春》《诗山鹰歌》《老区山鹰诗选》等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