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小说散文
我在南家沱“学农”(随笔)
$info.title
摘要:
为什么说“泥砖组”是最苦最累的呢?是因为这泥砖组,不但要下泥塘和泥采泥,还要向泥塘上运泥,那黏糯磁性的黄泥巴真的很黏人,腊月寒潮时节,寒风一吹,双手都冻僵了,还要把一坨一坨的黄泥巴转泥搬运上来,那滋味真的美丽“冻”人。原来生产队用一头老黄牛踩泥,使转泥磁糯。但随着气温下降太过寒冷,老牛也不愿下塘踩泥,牛主人也心疼老牛,索性就把老牛栓在牛棚里不出来。那么,学生娃的问题就来了——没有老黄牛踩泥,怎么样完成每天500匹砖坯任务的砖泥来源呢?
卖潲水与看电影(随笔)
$info.title
发布时间:
2021-01-18
摘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缺吃少穿的,端上桌的菜很少有油星,更看不到肉,不像现在大鱼大肉的随便吃个饱。粮食是定量供应,还要7:2:1搭配面粉和玉米面,油呀肉呀酒呀布呀,全是凭票供应。
我家的老相框(散文)
$info.title
发布时间:
2021-01-08
摘要:
至今,我家的老相框,依然还在,依然还挂在母亲的房间中,只是其中的相片内容丰富了很多,见证了岁月的变迁和亲情的永恒。而那张我的婴儿“裸照”,我保管得好好的。我经常在一个人时,拿出来看看、想想……
赶场天——那件浅蓝碎花的府绸衬衣
$info.title
摘要:
难得一个星期天,生产队里没有安排农活,本来想睡一个懒瞌睡,但想到今天还要到石桥场给从上海到梁平黄家桥落户的女知青徐玉珍送画,我在床上再也躺不住了,翻身下来匆匆忙忙的洗漱了一下,拿起前段时间画的一张《金鱼图》,肩披一个绿色军用挎包就出门了。
不会搬罾的父亲(散文)
$info.title
发布时间:
2020-12-16
摘要:
那些年,居住在沿长江河边几江河段的人家,似乎家家户户都有在夏季洪水暴涨时捕鱼的工具,譬如,罾(zēng 一种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渔网。),网兜,舀子,家用的筲箕、撮箕。盖因为那时生态没有遭到破坏,只要任其一种工具下河捕鱼,或多或少总是有收获的。其中,一种前端呈三角型放射状、后端呈伞尾状、前端与后端用柔韧不易折断的竹竿绷成富有张力的弯弓型的人工捕鱼网,在当时极其普遍。
妈妈的豆花(随笔)
$info.title
发布时间:
2020-11-28
摘要:
只见妈妈一手推磨,一手在磨眼里加豆子,动作很熟练。不一会儿,汗珠就在妈妈额头上渗了出来,真比黄豆还大。我们仨兄弟站立在一旁,见白嫩嫩的豆浆沿着磨壁黏黏的流下来,巴望不得现在就变成香喷喷的豆花。
上一页
1
2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