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您的位置:
首页
>
>
>
千厮门大桥流动摊贩扎堆 影响交通干扰游客谁来管

千厮门大桥流动摊贩扎堆 影响交通干扰游客谁来管

作者:
来源:
2019/01/23
浏览量
【摘要】:
一月十四日晚,千厮门大桥南端的小摊贩。记者魏中元摄读者来信   我是住在洪崖洞附近的一名市民。最近,我发现在靠近洪崖洞景区方向的千厮门大桥及桥头上,有不少流动摊贩售卖商品,有的挤占行人道路,有的更是占用了机动车道。   作为一名重庆市民,希望游客到重庆来,感受重庆良好的城市品质和管理服务水平。但流动摊贩占道经营既影响城市形象,也给市民和游客带来了不便,甚至还会造成安全隐患。这种现象,该由哪个部门管

千厮门大桥

一月十四日晚,千厮门大桥南端的小摊贩。记者 魏中元 摄

读者来信
 
  我是住在洪崖洞附近的一名市民。最近,我发现在靠近洪崖洞景区方向的千厮门大桥及桥头上,有不少流动摊贩售卖商品,有的挤占行人道路,有的更是占用了机动车道。
 
  作为一名重庆市民,希望游客到重庆来,感受重庆良好的城市品质和管理服务水平。但流动摊贩占道经营既影响城市形象,也给市民和游客带来了不便,甚至还会造成安全隐患。这种现象,该由哪个部门管,又该如何实现长效的管理?
 
  一直以来,占道经营现象突出都是我市亟待整治的城市顽疾。从城市管理的角度来看,流动摊贩占道经营、大声吆喝、乱扔垃圾,对市容市貌和交通秩序影响极大。那么,千厮门流动摊贩乱象究竟该谁来管?1月14日晚,重庆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探访。
 
现场: 流动摊贩扎推
 
  14日晚6点,重庆日报记者来到千厮门大桥,发现前来观看洪崖洞夜景的游客已开始聚集。同时,零星的几个流动摊贩也开始布置摊位,贩卖商品。
 
  一位女商贩将摊位摆在了靠近桥头的位置。该摊位约1平方米大小,摆放了数十双手工织的儿童绒袜,该商贩坐在一旁现场织袜。不少来往的游客都被形状可爱、颜色艳丽的绒袜吸引,停下来问询购买。
 
  “我家就住渝中区,一般下午5点就来摆上,这个时候来吃饭、看夜景的人开始多起来,一直卖到晚上11点左右。生意好的时候一晚上能挣到200到300元,不好的时候就只有几十元。”该商贩称。
 
  记者看到,随着天色渐晚,越来越多的摊贩开始聚集。到晚上7点左右,千厮门大桥上已经聚集了20多个摊贩,长约百米。这些摊贩贩卖的既有糍粑、红薯、水果等食品,也有首饰、编织物等手工艺品,甚至还有小人书等,种类十分丰富。
 
  由于摊贩们集中在大桥人行道的两侧,而人行道本身较为狭窄,摊贩占道后显得更为拥挤。部分地方仅留下一两人宽的通道,导致行人需侧身或排队通过。
 
声音:影响城市形象
 
  “流动摊贩占道经营,一方面给行人造成不便,另一方面则影响了城市形象。”一位年轻游客认为,景区本来人流量就大,摊贩再来“添堵”,容易造成安全隐患。
 
  特别是不少摊贩甚至站到旁边的车行道上,身后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十分危险。更有一个摊贩将三轮车停在车行道上售卖商品,导致车辆需绕过三轮车行驶。
 
  “每次开车经过这段路时,都特别小心,尽量靠桥中间行驶,生怕这些商贩突然到车行道上来。”一名每天早晚要驾车经过千厮门大桥的市民认为,本来大桥进入隧道段就容易拥堵,摊贩们再占道经营,无疑增加了拥堵程度,更容易造成交通隐患。
 
  采访中,不少市民和游客都认为,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景区的监管力度,营造优美的城市环境。不过,也有部分游客认为能够接受。一位带着孩子来旅游的游客表示,大桥上增加一些商业,方便游客随时消费,至于挡道的情况,只要稍微注意点、让一让就能够避免。
 
  为何在大桥上摆摊?一位摊贩表示,洪崖洞景区正规的摊位价格较高,一个基本的摊位每月就要6000元左右,一般的摊贩无法承担,而大桥人流量大,更适合小商小贩。不过,她也承认,大桥上摆摊是非法经营,之前也有城管、交巡警巡查、驱赶,因此大家都是“见机行事”。
 
建议:明确管理权限
 
  流动摊贩乱象难道没人管?重庆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包括城管、交巡警等都进行了一定的管理。
 
  “前段时间城管管得紧,每天都有人来巡查几次,特别是节假日期间,巡查力度很大。这种时候我们就休息,或者和他们打‘游击战’,看他们来了就收拾摊铺走人,等他们走了之后再回来。最近可能因为天气较冷,或者年底事情较多,巡查力度有些减弱,我们摆摊时间稍微长一些。”一位摊贩透露,由于常常受到驱赶,因此大家都有了经验,尽量将物品减少,以便在城管来的时候随时收拾“走人”。
 
  三轮车流动摊贩则表示,由于当前千厮门大桥的管理权限比较模糊,因此城管在执法上也相对比较宽松。像他这种占了车行道经营的,只有交巡警有执法权,“我之前就被交巡警收了两辆三轮车,损失惨重。”
 
  重庆日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千厮门大桥流动摊贩管理难的一大原因,是该桥目前还处于管理权限模糊不清的尴尬境地。渝中区城管委相关人员认为,由于千厮门大桥尚未正式移交,因此管理权仍属重庆城投集团。而重庆城投集团方面人士却认为,城投集团不具备执法权,因此应由市城管委或相关区城管局负责。
 
  此外,流动商贩带来的问题很多,因具体情况牵涉方方面面,管理起来也相当困难。比如在执法管理过程中,大部分商贩都习惯“打游击”,和管理人员“捉迷藏”,即使受到取缔或处罚,他们仍然会坚持进行流动经营,难以从根本上进行彻底治理。
 
  业内人士认为,要整治千厮门流动摊贩乱象,首先必须明确管理责任人。而市场乱象治理不彻底,经常出现反弹,关键还是缺乏强势有力的治理和长效管理机制,有关部门要勇于担当,相互协同配合,切实把整治工作做好、做到位、做彻底。
 
重庆日报记者 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