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早餐的故事(散文)

早餐的故事(散文)

作者:
黎强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21/07/22
浏览量
【摘要】:
我家的早餐,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从物质匮乏年代的聊以果腹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渐次丰富,再到如今的讲究科学营养。别小看这早餐桌上的变化,它折射出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和寻常百姓家的幸福感、获得感。

  我家的早餐,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从物质匮乏年代的聊以果腹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渐次丰富,再到如今的讲究科学营养。别小看这早餐桌上的变化,它折射出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和寻常百姓家的幸福感、获得感。

 

 

  小时候,家里没钱,经济上捉襟见肘,父亲母亲的收入少得可怜,还得每月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定的赡养费,那点工资薪水,​咋​能够满足一家里里外外的开支负担哟。于是乎,我家的早餐,基本上就是以红苕、玉米面、面粉加上季节蔬菜为主。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确实费了不少心思。我还记得,老灶房的一角有个大瓦钵,是用来发面的。母亲会天不亮就早早起床,和面,揉面,蒸一大笼馒头,煮一锅没有油星的菜汤,就算是很美的早餐了。偶尔间,蒸馒头的食用碱没有掌握好计量,那出笼的馒头,还带着浓浓的碱味儿。兄弟仨不管不顾,照例吃得津津有味的。

  那个年代,我家的早餐桌上,出现频率最高的,当属红苕。一家人的粮食定量本来就不够,加之我仨兄弟正处在吃长饭的年龄,食量大增,凭粮本供应的粮食哪能填报娃儿的肚皮哟。母亲是一个贤惠持家的人,在市场上买回价格最便宜的红苕,堆在家里的墙角。母亲早上起床后,生好煤炭灶,架上大铁锅,在屋角撮一筲箕红苕,洗净,放在蒸笼里猛蒸。然后,抓一个稍大点的红苕,切丝儿,加上泡海椒煎炒,算是下饭菜。至于汤,就是红苕切片,下锅煮熟煮耙之后,放点食盐,就算​汤菜​了。长期食用这样的早餐,仨兄弟早就吃得反胃了,不愿吃,不爱吃。父亲母亲还说,这是我们家的“红苕宴”,别人家还没得耶。

  缘于小时候红苕吃得过于多,以至于现在我都不大喜欢爱吃红苕及其制品。更多时候的早餐,母亲则是把包谷面调和成羹状,加些食盐,用小勺子一勺一勺舀进大铁锅涨翻翻的沸水中,加少许青菜叶子,算是娃儿们的早餐了。或是,将和好的面粉浆,用勺子舀进沸水中,待煮好后盛进大土碗,再加点白糖。煮熟的面浆团形似“鸡冠”,母亲则美其名曰,说,来吃“鸡冠子”喽,来吃“鸡冠子”喽!仨兄弟一听,小嘴瘪得老高——这样的“美味”早餐,仨兄弟是很不情愿吃的。

 

 

  时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的春风吹进了城市乡村、千家万户,老百姓生活逐步有了起色,市场上可以买到猪肉、牛羊肉了,各类副食品也渐渐丰富起来,大多数生活物资不再受凭票供应的限制了。那时,我家已经从原来不足40平方米的租赁住房新迁到了单位的职工宿舍,面积大约60平方米,砖混结构,按月缴纳房租费不到2元钱,在母亲工资中扣除。相比之下,总比原来的窄逼瓦房强多啦。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家里的早餐质量也随之提高了。

 

 

  母亲照例照料一家人的早餐,从鲜肉包子到油条,从精面馒头到豆浆稀饭,包括饺子、抄手,或酸辣小面、麻油小面,琳琅满目,丰富多彩,不一而足。每次早餐,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总是说说笑笑的,看不出有什么压力和负担。父亲母亲的脸上,再没有过去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而是,看着早已经参加工作的仨兄弟,嘴上不停地说,吃饱点,吃饱点,干活才有力气哈。母亲还要征求一家人的意见,明天早餐吃啥子?要不要来点肉丝面块或者酸菜面块?一句话,自改革开放之后,我家的早餐,就悄然发生了质的飞跃。

 

 

  到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老百姓人人都在圆自己的梦。城市变新了,变大了;物质文化生活变美了、变靓了。老百姓有吃有穿、有耍有玩,生活水准早已经超出人们的想象。不过,母亲仍然一如既往地关心着家里的早餐,开始研究起“吃好、吃饱、吃少”的问题。端上早餐桌的,皆是营养性占据主导的餐点。什么红糖汤圆哟,什么银耳汤哟,什么小米粥哟,再辅之以鲜牛奶什么的,天天变着花样吃,还一个劲儿地念叨,早上要吃好,早上要吃好。现在不差钱、不缺钱,早餐一顿管三餐,咱要吃就得吃个既科学又营养。母亲总是用她的双手,不厌其烦地给我们配制可口、精致的早餐,让一家人吃得舒舒服服、其乐融融的……

  我家早餐有故事,从果腹到温饱到营养,都是时代的印记。而我,在早餐的故事中听到了、读到了、看到了,越来越精彩的故事情节……

  作者: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 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