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卖潲水与看电影(随笔)

卖潲水与看电影(随笔)

作者:
黎强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21/01/18
浏览量
【摘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缺吃少穿的,端上桌的菜很少有油星,更看不到肉,不像现在大鱼大肉的随便吃个饱。粮食是定量供应,还要7:2:1搭配面粉和玉米面,油呀肉呀酒呀布呀,全是凭票供应。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缺吃少穿的,端上桌的菜很少有油星,更看不到肉,不像现在大鱼大肉的随便吃个饱。粮食是定量供应,还要7:2:1搭配面粉和玉米面,油呀肉呀酒呀布呀,全是凭票供应。

 

 

  特别是关于油荤这事儿,就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的重要事项,一月半月吃不上肉,那滋味真的不好受。于是,许多家庭在居住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般是在自家灶房辟出一个角落,也像农村一样,养一条猪儿,将厨余的可供猪吃的东西喂猪,再到年前喂点红苕追肥,至腊月间把猪儿杀了,一年的肉呀油呀就能够得到一些基本保障。

 

 

  那些年,人都吃不饱,哪来饲料喂猪呢?在当时,住在老县城的居民人家,可以说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有一个潲水缸或潲水罐,把自家的烂菜根呀、红苕皮呀、淘米水呀、洗碗水洗锅水呀盛起来,积淀起来,隔三差五的将潲水供应给城里那些喂猪的人户,卖个一毛八分的,也算是攒点小收入补贴家用。

  正是这样的境况下,便催生了天不亮就担着一挑潲水桶,走街串巷收买潲水的行当。

 

 

  记得我读小学的时段,文化生活是非常非常单调的,电影院上演的就是七个样板戏,新华书店的书籍基本上也是围绕样板戏的内容。

  在我就读的“向阳小学”,就经常会组织学生去县城唯一的电影院观看电影。一听学校组织看电影,学生们欢喜得不得了,直嚷嚷着“又看电影咯,又看电影咯”。家庭条件好点的同学,除了电影费以外,家长还会慷慨的给一毛、五分的零用钱,让自家的孩子买支冰糕呀,或买一小竹筒(小摊贩用于计量的一种器具)砂炒豌豆胡豆之类的零嘴。

  而我家的经济窘紧,由不得娃儿想看电影就看电影,更别消说零花钱之类的。特别是仨兄弟各自的班级都安排了看电影的情况下,大人就有点招架不住,有点不肯掏钱的意味儿,仨兄弟就只有眼巴巴地干着急或扭到母亲,做神做气的,家里的碗也不洗,地也不扫,有时甚至还以不做家庭作业来以示抗议。

  母亲一急:“肚皮都没有吃饱,看啥电影哟!是看电影重要,还是吃饱肚皮重要嘛?!”。那时候的实际状况,也确实难为当母亲的,要供仨兄弟看一场电影,就得算计算计下顿的伙食费从哪点抠出来。

  那时,一分钱是可以买二把藤藤菜,仨兄弟观影,每人5分钱,加起来就是一角五,就够两天的菜钱啦。勤俭持家的母亲口袋里的钱是过日子的,咋会轻轻松松、随随便便就把钱拿出来让娃儿们去看电影哟。

 

 

  仨兄弟很失落,又没有办法,只好恹恹地呆坐着,怄得眼睛水打转转儿。父亲见状,灵光一闪,脑门一拍,“有啦,有办法啦!”,仨兄弟一抹眼泪,“腾”的冲过去围着父亲,啥子办法哟?啥子办法哟?

  父亲卖个关子,停顿良久说,办法是有了,但肯定满足不了你们仨个都去看电影。这个办法只能一次满足一人或两人去看电影,没有排上的,就只有下次优先,好不好?仨兄弟点点小脑袋,算是同意父亲的办法。

  这下,父亲转入正题,说,要看电影,就轮流卖潲水,如果价钱卖得高,也许一次就可以有三张电影票钱,你们仨兄弟不就有了电影费吗?!

  按照父亲的主意,仨兄弟卖潲水的积极性、主动性是很高的。卖潲水,其实还有些小窍门在里头耶。首先,无论是什么季节,得起个大早,把潲水缸或潲水罐,摆放在家门口的街面一隅,让收潲水的人看得见。收潲水的人会用手或一只水瓢,来探试潲水的新鲜度和“含金量”(有的人家是冲水进去权充重量)。

 

 

  其次,要把家里煮沥米饭的米汤兑在潲水里,使其显得不清汤寡水的,有卖相。

  第三当然是要会讨价还价的,卖的喊得高,买的出得低,你来我往,实在谈不拢,就等到下一个走街串巷收潲水的。

  有时运气好,一个买主来,不费啥功夫,就卖出了母亲私下确定的保底价。

  于是,卖出潲水的仨兄弟其中一个,欢天喜地跑回家里,把电影票钱留下,剩余的如数上交母亲。其余俩兄弟,蔫儿啦。

  只是,每每在仨兄弟背上书包快出门上学时,母亲还是会把电影票钱给娃儿的,一边递给一些镍币分分钱,一边嘴上在唠叨,看嘛,看嘛,一场电影就把肚皮看饱啦呀?这个月剩下几天,饭就吃蒸红苕,菜就吃炒红苕丝儿,汤就吃红苕片汤。

  母亲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以至于我到现在基本不吃红苕以及苕类制品,我想就是小时候把红苕吃厌了造成的后遗症。仨兄弟哪懂母亲的一番牢骚哟,生怕母亲变卦,赶紧从母亲手里抓过电影费,满脸都笑烂了,飞也似地跑向学校。

 

 

  后来,样板戏电影看得多了,看频繁了,我几乎可以完整背诵整部《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的台词、对白、唱段。仨兄弟有时聚在一起,不是学“李玉和智斗鸠山”,就是表演“春来茶馆”的郭建光、阿庆嫂、刁德一,抑或演唱林海雪原中杨子荣的唱段,把样板戏电影中的英雄人物演个遍。有时,父亲母亲坐下来,在一旁看着仨兄弟稚嫩的表演,听着仨兄弟黄腔黄调的唱着,笑眯眯的,很有满足感、幸福感和自豪感呢……

  作者: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