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长青寨飘出朗朗的读书声

长青寨飘出朗朗的读书声

作者:
刘进儒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20/09/15
浏览量
【摘要】:
在我收藏的影集里一直珍藏着一张三十多年前我在长青寨教书的照片,每当我翻开照片凝视着它时,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每次都能勾起我对那个年代的深深的回忆……

 

 

  在我收藏的影集里一直珍藏着一张三十多年前我在长青寨教书的照片,每当我翻开照片凝视着它时,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每次都能勾起我对那个年代的深深的回忆……

  1978年3月,因长青乡小学缺老师,学校决定把我调到了长青小学任教。刚得到这个消息时,我心里很痛苦,已经习惯了城镇街上有规律的文化生活,再到偏远的山村小学,不敢想象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但为了保住民办教师这份工作,我只好服从。

 

刘进儒(右)在长青小学教书时的老照片

 

  到长青小学报到这一天早晨,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关上了寝室门,提着行李慢慢走出校门,没想到,我班上的孩子们也舍不得我离开他们,都早早在校门口等着我,为我送行,见我出来孩子们纷纷帮我拿着行李一起走出校门,走出石桥镇场口后,我们顺着一条笔直的公路向长青小学走去,一路上孩子们依依不舍地请求我:希望能经常回石桥小学看望他们。我告诉孩子们:“我会记住这一段时间我们愉快相处的学习生活,有时间我会来学校看望他们的,也希望同学们在新老师的带领下努力学习,成为合格的小学毕业生”,孩子们用坚定的目光告诉我,一定不辜负刘老师的期望。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进长青乡了,孩子们一直坚持送我到能望见长青乡小学所在的长青寨时才与我挥泪告别。

  我提着行李,沿着盘山的小路慢慢地爬上山,姗姗走进了长青乡小学。没想到,学校全体师生早已在校门列队欢迎我的到来,这感人的情景我永远也忘不了。

 

 

  在欢迎会上,学校的负责人赖老师向全体师生说:“刘老师是一个能歌善舞,能写会画的好老师,他放弃了城镇街上的优越生活,来到了我们长青乡小学,我们表示热烈的欢迎……。看着老师们的热情和山村学生那双渴望知识的双眼,我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表示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全校师生的厚望。

  就这样,我在长青乡小学开始了我的山村教师生活。

  长青寨地处大巴山群山峻岭边缘一个地势较高的山顶上,站在学校办公室的窗前,可以远远俯视冷家坝小平原,观看到石桥镇的全景。特别是春天,一大片绿油油的秧田尽收眼底,使人心情格外舒畅。

 

 

  学校校舍是用一座古庙改建的,墙是木板的,窗也是木板的,学生的桌椅是两块条石上面放一块木板,非常简陋,教室里依稀还可以看见古庙拆除后留下残缺的佛像痕迹。学校一共有5间教室,一间办公室,一间厨房,三间寝室,办公和生活条件很差,5名教师,5个年级5个班,一个教师教一个班,语文、数学、自然、音乐、体育等全部包干,负责人叫赖如山,其他有陈梦菊、林孟瑜、代锡蓉和我,我当时任三年级教学。

  来到长青寨的第二天,天空晴朗,满山的松树、柏树一片郁郁葱葱,夹杂在松柏之间的青杠树,也长出了新枝、吐出了嫩芽,好似一幅苍翠欲滴的水墨画,令人心旷神怡。这天是我在长青寨小学第一次上课,我先用粉笔在黑板上工整的写下一个“刘”字,并对孩子们作了自我介绍,孩子们个个端端正正的坐在位子上,聚精会神地注意着我。我告诉孩子们:“今天第一节语文课。我要送给同学们一件礼物,一句发自我肺腑的话语——好好学习,报达父母!我把这句话作为礼物送给你们,请你们在心里默念一遍:好好学习,报达父母”。

  我望着孩子们虔诚的目光说:“孩子们,你们今天能坐在教室里学习,真的很不容易,你们的父母每天节衣缩食,风里来雨里去,把辛勤的汗水洒在地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多读一点书,增长一点知识,不要再做文盲”。教室里安静极了,我的话深深地打动了孩子们的心。

  在接下来的教师生涯中,我发挥自己的长处重点培养孩子们的阅读能力,把阅读和写作结合起来,我叫他们选择读一篇课文,精选其中好的段落,并有感情的朗读,在朗读中体会课文的内容,同时我引导孩子们练习写作,还把孩子们写的好的文章和段落贴在墙上,供大家观摩、学习。在长青小学的这段日子里,我边学边教边探索,积累了一些经验,并与孩子们共同分享着进步的喜悦。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孩子们朗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也越来越喜欢朗读了,朗朗的读书声飘出了窗外,飘出了长青寨,飘出了一代乡亲们的希望。

 

我在石桥镇完小教的第一个毕业班

 

  当年六一儿童节在石桥完小举办的小学生诗歌朗诵比赛中,我们班代表长青小学参加了比赛并取得了大赛的一等奖的好成绩,为长青小学赢得了荣誉,大队李书记还专程到学校来表扬我和孩子们。看着孩子们那一张张可爱的笑脸,我的心情也非常高兴。当然,我心里也很清楚,在长青小学这些日子里,我的每一点进步都少不了学校老师和乡亲们的关心和爱护。

  记得有一次,我到街上为孩子们买作业本淋了雨,回到家就感到四肢发冷,便倒头就睡。半夜就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地昏睡到天亮。孩子们来上课了,见我生病的模样,立即就去告知家长,老乡立刻放下手中的活,火速赶往大队医疗站请来了赤脚医生。由于看得及时,我才没有酿成肺炎,为了让我早一点恢复健康,学校的老师们轮流为我代课,这让我心里非常感动。烧刚退,我就硬挺着走进了教室,虽然,我握着粉笔书写的手还有点颤抖,但看到孩子们渴望学习的双眸,便激励我坚持站在教学的讲台上……

  刚来村小时,我还有些不习惯,记得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学校所有的教师都回家了,偌大的学校就剩下我一个人。乡村的天黑得早,八点来钟,天就黑透了,我从房间里面锁好门,又用办公桌顶好门,然后躺在床上借着一盏暗淡的煤油灯,用看小说驱赶恐惧,看着看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被顶棚上蟋蟋嗦嗦的声音惊醒,侧耳细听,似乎是什么小动物在顶棚上来回跳跃,不一会,顶棚破处掉下一只老鼠,正好掉在我的被子上,吓得我魂飞魄散,惊出一身冷汗,老鼠也不知藏那去了。这一下再也无法入睡了,越睡不着,就越听到各种细微的声响,越感到恐惧,终于熬到天亮,恐惧慢慢消退。后来我为了赶走这些可恶的老鼠,就养了一只猫,这只猫长大以后非常避鼠,一连吃掉了几只老鼠后,这才把老鼠们赶走。

  在教书之余,我与孩子们打成一片,我常常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打兵乓球、羽毛球,拔河等。星期天,我还会与孩子们一起去摸螺丝、捉泥鳅、摘野果、砍柴火,还会在树林里玩捉迷藏的游戏,看着这些天真活泼可爱的孩子,我打心底里高兴。

 

 

  夜幕降临,晚风拂煦,我常常在学校操场边的石栏旁一边远远眺望冷家坝的夜色,一边用笛子吹奏一些《牧民新歌》《扬鞭催马送粮忙》等曲子,孩子们喜欢听我吹笛子,附近的孩子们只要远远听见我的笛声,他们就会来到我身旁高兴的聆听我一曲又一曲的吹奏,那笛声,在寂静的山林里,显得格外悠扬婉转,清新悦耳。

  在长青小学的日子里,我们五个老师大家在一起工作,在一口锅里吃饭,在一块地里种菜,就像一个大家庭,大家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生活得非常愉快。在村小我们吃的菜是自己种的,菜油是我们种的油菜籽到粮站换的,每年我们还用师生们在大坡学校开垦农场种的麦子到粮站换面粉来做面吃,这样每月要节约一部分生活费。只是吃水有些困难,要到山下的小溪边挑水,路程比较远,一担水我要歇三次气才能挑到学校,挑水的任务基本上是我承担,我有时候也发动高年级的学生帮学校挑水(孩子们也要喝水)。在工作上,因为是包班制,所以我们一般是白天上课,晚上才在办公室备课、改作业。这里晚上没有电灯,只能点煤油灯,光线很暗。

  学校的5个老师中,代锡蓉老师也是重庆的知青,比我大一点,是新三届的,长得很漂亮,性格也温柔,声音很甜美,在学校里她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在生活上、工作上照顾我。在村小,我们5个教师中有3个教师是当地人,放学后都要回家,寨子顶上空旷的学校里经常就只剩下我们俩人,那时缺乏文化生活,我们晚上只能相约一起去几里外的石桥镇街上看看电影或在学校简陋的办公室点上煤油灯一起备课、改作业。

  有时我们又靠在办公室的窗前,凝望着夜空皎洁的月光,轻轻地唱一些知青的歌、在歌声中思念家乡的亲人,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同学、老师,也常常在一起畅谈人生理想和追求。

  夜深了,月光洒进小屋,微风轻拂脸颊,让人感到山村夜晚的宁静和迷人,虽然生活比较艰苦,也很清贫,但我们觉得得很快乐,毕竟我们与其他的知青相比,我们民办教师每月有26元的工资,基本生活是够了(那时一个学徒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18.50元)。

 

青春活泼的代锡蓉老师

 

  代锡蓉很爱美,也爱生活,校园里经常都能听到她甜美、动听的歌声,每到春天来临时,她都要在野外采一些不知名的花,插在玻璃瓶里装点办公室,使小小的乡村小学洋溢着浓浓的春意。

  岁月流逝,光阴荏苒,三十多年过去了,2009年我有幸回到当年下乡的地方。站在长青寨我曾经教过书的学校,这里已经找不到过去的房屋,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栋一楼一底的教学楼,看着修葺一新的校舍,我不由想起了昔日和孩子们共度的时光。

 

 

  这时,一位四十来岁的女教师,一边喊,一边朝我走来,“刘老师,刘老师!”看着她急切的模样,我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位乡村女教师。望着我犹豫的样子,她激动地说:“你忘了啊,刘老师,我就是你当年在长青小学教过的张德翠呀!”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她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着当年长青小学的往事。我不由即景生情,感慨万端。

  在那寂寥的知青岁月,我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雷锋那样平凡伟大,也没有邢燕子那样轰轰烈烈,我犹如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稍纵即逝,它只发出了一点点光亮,但是却照亮了山区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