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重庆流行的抗战对联

重庆流行的抗战对联

作者:
庞国义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20/04/03 14:37
浏览量
【摘要】:
重庆流行的抗战对联

  对联,为中国传统文人的风雅之作、文字游戏,多作为楼堂馆所、客室书斋的装饰之物,或作为贺喜吊唁之用。在抗战期间,重庆人民却把对联作为投枪匕首和战歌口号,用以宣传抗战精神、表达抗战决心、激发群众斗志、瓦解敌人意志,对坚持抗战起到了很好的鼓舞推动作用。

  

 

  由于日寇占领南京,迫使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市区民众闻讯后,立即在一所职业学校大门上贴出一副对联,言简意赅,一目了然地反映出政府西迁的目的和人民群众的殷切盼望:

  元首来川,坐镇民族复兴根据地;

  中央驻渝,准备长期抵抗日本人。

  蒋介石1937年在庐山发表“最后关头”的演说: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于是,有人将这段名言化为一副对联: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

  猛唤醒民众,誓驱逐日寇。

  在重庆江北观音桥附近有座土地庙,贴出了一副构思奇巧的对联,阐发抗日救国思想,引来众多行人观看:

  终岁伴观音,仅得此些微领土;

  同心歼日寇,须收回广大地盘。

  抗战初期,日本一反华文人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

  日本东升,光耀中华民国;

  利用天体自然现象,寓征服中国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在重庆的冯玉祥将军读罢此上联,愤然挥毫补写了一则下联:

  阳落西天,黑暗笼罩扶桑。

  也同样利用天体自然现象,预言日本侵略者必然走向灭亡。

  日寇大轰炸致使无数百姓丧命,激发了重庆青年的无比愤慨,出川抗战成了他们的强烈愿望,学生们纷纷投笔从戎,“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在当年的征兵办公室门柱上,镌刻了一副对联:

  执干戈卫国;

  莫纸上谈兵。

  一虞姓人家,主妇被日寇飞机炸死,全家痛心哀悼,挽联云:

  我母防空于地下;

  生男杀敌在前方。

  两个成年儿子办完母亲丧事后,立刻报名参军,上前线打鬼子为母亲报仇雪恨。

  各行各业的店铺也纷纷贴出对联,表达抗战决心。

  一家理发店以联明志:

  倭寇不除,有何颜面;

  国仇未报,负此头颅。

  上联切修面,下联切剪头。全联将抗日救国之壮志凌云与自己的职业特点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可谓天衣无缝。

  一家饺子店门前贴出:

  复仇雪恨每餐不忘;

  杀敌驱倭投箸而冲。

  面对敌机无休止的狂轰滥炸,“跑警报”成了市民的家常便饭,市区一茶馆悬一联:

  空袭无常,贵客茶资先付;

  官方有令,国防秘密休谈。

  上联为先收茶资作出解释:因空袭随时可能发生,迫于生计不得不如此;下联道出陪都当时敌特活动猖獗,茶客们不得妄谈国防机密,以免泄密肇事。此联真实反映了当时的战争生活环境:鬼子的炸弹你尽量扔,百姓的小日子我照样过。幽默中表达着无奈,却洋溢着一片爱国热忱。

  合川一小镇上贴出过一副对联:

  量力出钱,不要你几七几八;

  同心抗战,打得他倭二倭三。

  “几七几八”在重庆方言中泛指多数,上联意思即抗战捐钱捐物主要是体现爱国心迹,要量力而行,不必计较金额大小。下联中的“倭二倭三”在重庆方言中是被揍时的痛苦哀叫声,“倭”字又指倭寇,用以形容日寇被我军痛歼时的鬼哭狼嚎,真是活灵活现,极具地方特色。

  1938年春季,中国军队在临沂、滕县向日寇展开了异常激烈悲壮的阻击战,拉开了台儿庄会战的序幕。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下,台儿庄会战共毙伤日寇矶谷、板垣两个少壮派主力师团一万多人,狠狠打击了侵略军的嚣张气焰。胜利消息传来,山城一片欢腾。

  在重庆市区的“精神堡垒”(解放碑的前身)上,马上贴出一副庆贺喜联,描绘出战场即景:

  滕县鏖兵,围歼矶谷师团,尸横遍地;

  台庄血战,打得坂桓日寇,倭火连天。

  其中“倭火连天”除了表达抗击日寇的战火铺天盖地之外,也是重庆方言叫苦连天之意,对句幽默风趣,可谓寓意深刻,画龙点睛。

  有“小重庆”之誉的古镇磁器口张贴了好几幅对联:

  枪口应该对外;

  意志必须集中。

  数不尽千古英雄人物;

  誓收复万里破碎江山。

  寸土寸地不甘失守;

  一民一兵仍要杀敌。

  忍看壮士丧亡显其英勇;

  誓必长期抗战还我河山。

  1942年3月,江津举办万人大合唱,现场主席台两旁立柱上贴着一副对联:

  百鸟争鸣群山翠;

  万人齐唱满江红。

  “满江红”是词牌名,这里特指民族英雄岳飞所写的“怒发冲冠”那首词。在民族危难之际,万人高唱,以唤起民众,坚定抗日信心,夺回丢失的每一寸土地,让大好河山不受污秽,永远青翠常绿。诗情画意之中,是一片绝地而后生的豪迈气概。

  当年的《重庆日报》曾经出过一副上联:

  四川成都,重庆新中国;

  征求下联。此上联包含了三个地名,且“成都”“重庆”语带双关,贴近时政,寓意深刻,应对的难度较大。在所有应征下联中,仅有一联勉强入选:

  三岛归化,永宁太平洋。

  “三岛”即传说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神山,这里借指日本。“归化”(福建)“永宁”(浙江)都是地名,也是双关语,“归化”即为归顺,“永宁”意为太平。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战终获胜利,陪都城内外顷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欢声遍地。许多人在自己家门口贴出庆贺喜联表达喜悦之情,其中一副不知是谁作的对联特别有意思:

  中国捷克日本;

  南京重庆成都。

  中国战胜了日本,国民政府即将还都,南京又成为中华民国的首都。既反映了中国人民艰辛取胜的现实,又指出了国势发展的必然。尤其是上联全由国名组成,下联全由我国城市名组成,上联为下联之因,下联是上联之果,可谓匠心独具,浑然天成,所以流传甚广,成为一时名联佳作。

  战时首都重庆完成了历史使命,归回到它原来的州府地位,依然激情万丈庆贺胜利,别无所求,只希望不再有战争:

  重庆府而今重庆;

  太平洋从此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