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梦断巫山云雨之回城

梦断巫山云雨之回城

作者:
赵雅生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20/01/16 15:16
浏览量
【摘要】:
梦断巫山云雨之回城

  1971年初,从知青中招工开始了。

  在巫山我的同班同学中,最早离开的是张建南和他哥哥张向南。他们家是重庆歌舞剧团的,两人从小受到熏陶,有艺术才能,被部队看中,以非正规方式招了兵,就是俗话说的“招黑兵”。他们离开巫山时,我们几个关系比较近的同学护送他们到码头,主要是怕被知青办的人发现了走不脱。上了趸船,哥俩坐在一个角落,头垂得很低,我们围在四周,直到他们上了客轮。

  

 

  下一个走的是何洪明,他父亲在煤矿建设单位。他是4月份走的。

  巫山本地企业也开始从知青里招工。头一批是两个工厂:县农机厂和新建的巫山丝厂。我被县农机厂招工,这让我很纠结:我也渴望马上穿上劳保服,拿工资、住宿舍、吃食堂;但我实在非常想回重庆,怕留下来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我没有去。和我一起被招到农机厂的高中同学周祥平也没去,据说后来蒙头大睡了很久。

  巫山丝厂的新工人是4月12日进厂的。我们到丝厂去玩,看到进了厂的同学们住在新建的青砖瓦房宿舍里,开着电灯,穿着劳保服,吃着米饭肉菜,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天,我们在县革委大门口,一位穿着旧军装的中年人走出来,这时有人叫我的名字。那人转过身来看着我:“哦,你就是赵雅生啊?”也没再说什么,回转身就走了。别人告诉我,那是县知青办的主任邬令。

  那以后的一段时间,我的思想压力很大,内心非常矛盾,有时候到了神情恍惚的地步。本文开头描述的那个梦,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做的。我给家里的信提到了这些。

  这时候,知青们都不安心了。我那年挣的工分就很少。

  11月,重庆长江电工厂的军代表朱XX来巫山招工。这次我被通知体检了,显然巫山知青办包括老邬并没有歧视我。

  我最怕的是我的近视眼过不了关。在县医院,许刚、杨大江、杨建成、李迎春等同学陪着我。验视力的时候,李迎春站在门口,手里夹一支烟,医生的小棍指到的符号朝着哪个方向,他的手就偏向哪个方向,这是事先约好的。这点小伎俩没有瞒过朱代表,他严厉制止了我们的欺骗行为,把我吓得不轻,心想这下子完了。后来朱代表对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们还是要招你回去的。”我悬起的心这才放下来。

  1971年11月的一天,我们一中和三中共9名同学登上了轮船,离开了我们说不清是爱是恨的巫山。9人中,一中的除我之外,还有同大队的李显平和中和公社西坪大队的唐桥。在此文动笔前不久,唐桥因患胰腺癌,于2017年5月10日逝世了,享年67岁。

  来巫山的时候我是个16岁少年,离开时刚满18岁,成了法定的成年人,在正常年代,应该刚刚高中毕业。我在这时候离开了我的农村学堂,前往更广阔的社会大学。

  而许刚、杨大江因父亲尚未“解放”,直到两年后才回到重庆城。

  回到重庆后,我被分配到长江电工厂职工医院药房工作。1977年到四川外语学院英语系读书,1980年毕业留校任教,当年春节结婚,到年底有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 1983年调成都,在四川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又称中国企业管理成都培训中心)从事翻译、教学和行政工作。1987年去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大学读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1990年12月起,在加拿大温莎市圣克莱尔社区学院任教。离开巫山后,我没有一天忘记她,跟踪关注着那里发生的一切,我总想

  着再回去看看。

  2000年,从新闻上得知长江三峡大坝将在2003年6月1日开始蓄水,届时上游地貌会发生巨大变化,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最后看看我心目中的巫山,向她告别!6月,我携妻挈女回了国。12日从重庆乘水翼船到了奉节,当晚住在白帝城山上的旅馆里。当知青时没有来过,这次我一定要来看看(三峡大坝蓄水后,白帝城由半岛变成了孤岛)。第二天一早,我们乘船过瞿塘峡,船上员工听说我以前在巫山当知青,就让我坐在前甲板,好好观赏了“夔门天下雄”和峡内的风光。到了巫山,邓继全(全娃子)到江边来接我们去了他家。他母亲已去世,他自己成了一位中医师,已娶妻生子。当天下午3点,我们即去江南,过江的渡船现在是机轮船了。在船上,有个船员叫出了我的名字,他居然还记得我父亲的职务!他还知道,我的邻居、原杨柳大队的大队长陈杨春和会计陶达财还健在。

  到了南陵,继全的内弟开了一辆长安车送我们去杨柳坪。公路已是沥青路面,到了七公里,看到了久违的“和尚背尼姑”。以前从这里就要步行上小路了,现在有了机耕道,车子一摇一簸地直开到我们以前住的院子前。当陈杨春、陶达财等见到我们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的院子还是老样子,还是陈、陶、向、王四家住在里面。但有了电,有了电灯和电视。我到院前的池塘边吊唁了葬在那里的大队长娘子,环视了我想念多年的田野。回到院里,更多的乡亲们来了,有当年的大队支书龚元刚、生产队长龚元山,团支部书记龚清顺……我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很懂事地帮着敬烟散糖。

  说到副队长龚元一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大家唏嘘感叹一番。有人挽留我们住一晚;一来时间紧,二来女儿如厕以后害怕了,坚持要回旅馆住,我们便没有留下。当晚在县城,已经是县三峡工程移民安置办干部的大队长儿子陈红玉请我们吃饭。当年他也是我们的玩伴,现在言谈举止俨然已是一个很老练的政府官员了。我们乘船去游览以前根本不知道的小三峡,经过已经倒闭了的巫山丝厂。我认识的一位在丝厂工作过的长江电工厂子弟,听说为了生计,跟木船去了下游,当上了“桡夫子”。我是怀着亦喜亦忧的心情离开了巫山。

  2017年6月7日初稿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市家中。2018年12月修改,本站选用时有小部分删节。

  【作者简介: 赵雅生,1969年插队巫山,1971年回到重庆后到长江电工厂职工医院药房工作。1977年到四川外语学院英语系读书,1980年毕业留校任教,

  1983年调成都,在四川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从事翻译、教学和行政工作。1987年去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大学读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1990年12月起,在加拿大温莎市圣克莱尔社区学院任教。】

  【责任编辑:胡笳十八拍】

  声明:本栏欢迎各种题材的纪实文学、人物传记、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写实书画;凡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在报刊杂志公开发表过的稿件请注明出处,文章后附3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发表时署名听便。投稿后不得再投向在其他微刊(公众平台),20日内未见刊用或者通知,作者可另行处理,来稿严禁抄袭、侵权,文责自负,本平台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投稿邮箱: 憨憨:101024125@qq.com

  胡笳十八拍 :18400019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