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好客”的成都乡下人

“好客”的成都乡下人

作者:
王小迟 半山隐士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19/12/19 10:41
浏览量
【摘要】:
“好客”的成都乡下人

  今天摆个老龙门阵,也不晓得李伯清讲过没有,反正民国时期成都茶馆里的说书人都爱讲,调侃那些视财如命的人,以博茶客一笑!

  相传,在成都乡坝头,有一唐姓乡绅,这唐姓乡绅在当地也算是大户人家,家有豪宅、良田、仆人。虽然如此,但一向吝啬,财迷豁眼,巴心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人送外号“唐财迷”,一身蓝布长衫,脚踩麻耳草鞋,头上永远是四川人经典的白帕帕,地道的乡下人打扮!

  民国那年那月那天,唐财迷的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客人着长袍马褂,头戴礼帽,脚登一双圆口布鞋,拄一根“文明棍”,成都人称“杵棒”。这位客人姓马。

  

 

  这位马姓客人到唐府串门时,正是午饭时间。唐财迷想倘若留他吃饭,好象嘿球划不着!不请呢,又没得面子,遭别个知到自己这样待客,肯定要遭日决“不落教”。三花茶也冲了好多回水,早已淡如白开水了,那娃马姓客人硬还不走,吃“赏午”的时间都过了,唉,勒娃今天硬是要吃了饭才走迈?一边与客人摆空龙门阵,唐财迷一边在做打算。

  

 

  虽然是三花茶变成白玻水,客人不说走,那就还是要掺开水哈。于是仆人又来给马客人掺茶,一不留神,把茶水泼洒在客人的身上。那长袍马褂顿时湿了一大片,唐财迷赶忙喊快点脱,快点脱,拿到后头厨房去烤干,一面大声呵斥下人不小心(其实嘞些都是唐财迷自己搞的局)。

  仆人拿起打湿了的长袍马褂,不是去厨房烤衣服,而是对穿对过从后门溜出,直奔当铺(民国时期各地都有当铺,一些手头暂时拮据的人,想渡过一段饥荒,拿些值钱或不值钱的东西去当,得几文钱聊以渡饥荒)。待当得几文钱后,又匆匆去了肉铺买了一块肉,提将回来。

  

 

  仆人回来后,急忙让厨房做菜,然后告诉唐财迷,菜饭已妥,等老爷吩咐开饭。唐财迷便吩咐下人,上菜待客。大家客气坐定,上席马某,左边相陪当然是唐财迷了,一会仆人端上一道菜,定睛一看,回锅肉也,还是灯盏窝窝那种。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唐财迷拿起筷子,一个劲地说道:请、请、请,可就是不下箸。主人不动筷子,客人也不好拈得,唐财迷一边喊仆人“瓦饭”“瓦饭”,一边斗喊马某多吃多吃,搞忙慌了催厨房快点上菜。

  

 

  于是乎仆人又要上菜了,说要撤了回锅肉再上新菜,一时间桌子上除了“洗澡萝卜”以外,没得其他菜了。一哈哈儿,仆人送上一道菜,是榨菜肉丝,哇,安逸得板,唐财迷仍然是老样子,一个劲的喊“请、请、请”,斗是不拈肉丝,只拈点榨菜丝丝,莽起刨干饭,硬象一个“饭巴沱”。勒回马某大起过胆子,狠狠地拈了一驾钳,总算是吃了几根肉丝。

  

 

  唐财迷训斥仆人,说为什么上菜这么慢,怠慢了客人!仆人惶惶地撤下榨菜肉丝,退至厨房,不一会又上了一道菜,原来是肉丸子汤,汤里丸子不多,几匹菜叶子绿幽幽地,煞是好看,马某实在是受不了唐财迷的“热情”,称已经饱了饱了!

  

 

  退席并欲与唐财迷告辞,问及自己被打湿了的长衫马褂,才知下人用竹竿晾衣服,放在院子外头,被小蟊贼偷走了。马某自认倒霉,唉声叹息地走了。

  故事到这里,想必大家也只是莞尔一笑,权当消遣了!其实吝啬鬼到处都有,又岂止在成都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