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老重庆取暖趣话

老重庆取暖趣话

作者:
杨耀健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19/12/18 11:02
浏览量
【摘要】:
老重庆取暖趣话

    

 

  烤火

  

 

  清代烤火盆

  

 

  篾条编制的烘笼,可提着走动。

  

 

  陶瓷烘笼,可提着走动。

  

 

  扁形陶瓷热水壶

  

 

  圆形铜制热水壶

  重庆的冬季,虽然不像北方那样万里雪飘,却也寒气逼人,夜间尤其凛冽。为了取暖,居民想出一些土办法,行之有效。

  烤火盆

  老重庆的烤火盆以生铁铸就,圆形,状如钹,带有盆沿,便于架放在木制框架上。使用的燃料,是人工烧成的木炭,材质为青㭎一类不易烧透者,本埠称之为桴炭,又称为杠炭或岚炭。由于已经烧制过,放在烤火盆内基本没有烟气,关上门窗无碍呼吸。

  桴炭有此妙用,遂成为日用品出售。每届初冬,小贩挑着两筐桴炭沿街叫卖,婆姨们讨价还价,囤积一些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

  三九呵冻,一家人围着烤火盆取暖,谓之向火。有的家庭,还在火盆上架一个竹编圆罩,将洗过的衣物放在上面烘烤。旧文人写作时,将火盆置于脚下,因心无旁骛,常发生烧糊鞋子之事,被同仁引为笑谈。

  烤火炉

  重庆地区产煤,近代开采煤矿,以煤作为主要燃料,入冬兼职驱寒。惟因煤质欠佳,含硫量高烟雾熏人,烤火炉置于室内需用烟筒排除废气。居民舍不得白白烧煤,总要在烤火炉做饭炖汤,或是烧开水。贫穷的茶客,则一早就去坐茶馆,那里不仅免费提供热水洗脸,还因为老虎灶就设在大门口,既能吸收室外吹入的氧气以助燃烧,又能阻挡从门口吹入的冷风,足以隔断寒气。

  烘炉

  小巧的烘炉其实是缩微后的烤火盆,便于随身携带。大户人家为铜制,一般百姓家为铁制,其大小如今日的菜篮子。里边放桴炭,可拎在手上外出走动,随时供暖。特别精致的,甚至可以放在女眷的衣袖中。清代诗人张劭曾作诗赞之:“松灰笼暖袖先知,银叶香飘篆一丝。顶伴梅花平出网,展环竹节卧生枝。纵使诗家寒到骨,阳春腕底已生姿。”

  在一篇回忆东川书院山长赵熙的文章中,提到这位老先生冬天授课时,桌上放有烘炉,老先生不时用手去捂一捂。至于皇家使用的铜制手提暖炉,现在已成为珍贵文物,陈列在博物馆,不可触摸。

  热水壶

  俗话说寒从脚下起,足部保暖不可轻视,于是就有热水壶的出现。它是以陶瓷或金属制作成的一种椭圆形扁水壶,入睡前装满热水,塞进被褥中暖脚。史料表述为:“每夜热汤注满,塞其口,仍以布单衾裹之,可以达旦不冷。”多年前,笔者曾见一位熟人家中使用陶瓷热水壶,觉得很稀奇。

  热水壶发明时间至少已有数百年,这一点,可从明代诗人瞿佑的诗作中得以佐证。他在吟诵热水壶的诗作中写道:“困倚蒲团罢煮汤,一团和气有商量。生来不作闲云雨,老去偏多热肺肠。”

  烫脚

  居民最常用的方法,就是上床前烫脚。家中的主妇,惯于在夜色降临时烧一大锅热水,然后长声召唤在外玩耍的孩子们,集体到木盆边来烫脚。水温偏高,孩子们把脚伸进水中沾一下,又赶紧搁在木盆边,嘻哈笑闹,其乐融融。

  捆扎被盖

  三年困难时期棉花限量,每人平均只有一床被盖,单身汉即便烫脚上床,半夜仍有冷醒之虞。富有经验的长辈,便授之以被盖捆扎法,即用绳子将铺盖的下端捆扎起来。这样,瞌睡大的人纵然随意翻身,脚部也不会伸出被盖,可保安眠。

  守城将士取暖法

  枕戈待旦的守城将士,身披铠甲,手执兵器值夜,往往会用木材燃起一堆篝火,借以御寒。当然也不能大意,都去火堆前吹牛打瞌睡,总有几双警惕的眼睛,在垛口边注视着城外的动静,保护山城的安全。敌军或强盗看见篝火,知道有防备,多不敢轻举妄动。

  船工取暖法

  川江上的船工辛苦,平时日晒雨淋,入冬更是扛不住。好不容易回到重庆大码头,弟兄们又冷又饿,遂共同出资,去宰牛场买一堆廉价的牛骨牛杂碎,在江畔找几块石头架上铁锅,就地熬制掺有大量花椒、辣椒、盐的汁水,将牛骨牛杂碎连同蔬菜一锅煮,佐以老白干。荒滩上异香扑鼻,豪迈的划拳声刺破夜空,弟兄们直吃得汗流浃背,浑身热热乎乎。

  就这样出世了,闻名中外的重庆火锅。

  乞丐取暖法

  乞丐无家可归,白天四处游走尚可支撑,晚间睡觉怎么办?好办。原来老重庆的餐馆,炉灶孔道多设在墙外,便于添加燃料。待到夜深人静,乞丐瞅准一家打烊的餐馆,迫不及待钻进已经封火的炉灶孔道,倒头便睡,灶塘内余温终夜不息,足以伴其梦见周公。直到清早店中伙计来开火,自然有人叫早,不亦快哉。

  学生取暖法

  学生衣衫单薄,上完一趟课手脚冰凉。只待下课铃响,一窝蜂冲向操场,男生斗鸡、跳拱,或是“挤油渣”,就是几个人互相拥挤抱团取暖。女生则跳绳、踢毽。别出心裁者,跑去接一杯热开水来喝,直接加热身躯。上课铃响,学生们冒着一头热汗进教室,又可熬过这堂课。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家家都有取暖器、空调机,讲究一点的人家还安装了水暖设备,早已不知何谓寒冷,何谓长冻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