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画家侯耘,画中的巴渝十二景

画家侯耘,画中的巴渝十二景

作者:
比秋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19/12/12
浏览量
【摘要】:
侯耘画中的巴渝十二景

  

 

  侯耘,男,艺名染功,生于1966年,重庆国际艺术品博览会艺术总监,重庆电视台专题节目特约嘉宾。

  自幼酷爱绘画艺术,长期坚持绘画与理论实践,并不断扩展艺术修为,历练与提高自己。于2006年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举办大型个人画展,成名作《警惕!绿色正在消亡》,为媒体、大众所熟识。

  其后多次展览和发表作品,《不夜三峡》荣获“庆祝建党90周年”优秀奖,《无人赴宴》被国家税务总局收藏等。而个人知名组画代表作“巴渝十二景”分别在“新华网”、《党员文摘》、《今日重庆》、《重庆文艺》上发表,更是以“重庆晨报”头版头条及内页整版报道的方式与大众见面,开启各期刊、媒体、网络争相报导的局面。并于2016年8月,作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一带一路”宣传的重庆形象之一,在哈萨克斯坦展出“巴渝十二景”。

  巴渝十二景的称誉,得益于清乾隆年间颇具审美情趣和较高文学素养的巴知县王尔鉴,很有心地梳理出十二处最具代表巴渝美色的景致让其流芳百世, 距今已有近三百年历史了。对于十岁随父举家迁至重庆,在巴渝从一个懵懂的孩童走向成年的侯耘来说,老重庆给他留下了深刻而难忘的印象,不管是呼归石那个常去玩耍的地方还是龙门皓月宁静的晚上,或不经意间沉浸在海棠烟雨笼罩着的单拱石桥上,这历历在目穿梭于时空的巴渝景象,都是让他创作年完成十二景的动力,时光荏苒,侯耘从文化记忆深处和地理位置环境上尽量地寻觅还原,让这些正在消失或已经消失的重庆美景,以绘画的方式再次完美地呈现在世人眼里。

  巴渝十二景分别为:

  (一)金碧流香 (二)黄葛晚渡 (三)统景峡猿 (四)歌乐灵音 (五)云篆风清 (六)洪崖滴翠 (七)海棠烟雨 (八)字水宵灯 (九)华蓥雪霁 (十)缙岭云霞 (十一)龙门皓月 (十二)佛图夜雨

  (一)金碧流香

  

 

  “金碧流香”系巴渝十二景之首,从解放碑的邹容路一直沿坡上行至临江位置的最高点人民公园山上,这个位置就是几百年前的“金碧流香”之地了。就其意义由来而说,当站在这观江制高点时,迎面清风徐来,四处无花无草却暗香扑鼻,它不容置疑地是当时巴山的顶峰。在她脚下是重庆的府衙,左川东道衙,右巴县县衙、县学书院,真乃弹丸俯地,政权集中。早在清中期前,金碧山下就已成为重庆文化精英汇聚之地,政治和文化均在此聚首。文人们常吟诗作对结伴登高至此,正所谓居高临下,可俯瞰全城,举目远眺,又水阔天空,屏南山怡翠,爽赏心悦目。最妙仍是清风拂来时顿感的阵阵心香,前人道出的金碧留香,是流徜文人心中,被翻开的扉扉“书香”,和沉浸醉人、涓涓而出的怡然 “墨香”。

  (二) 黄葛晚渡

  

 

  据考在北宋初年,黄葛渡就已形成,至民国时,渡口达到最为忙碌的繁兴时期。它是古时从重庆城中心通往南岸的重要交通口岸,为方便家居两岸的人们,白天在对岸忙生活,要近天黑才能返渡归家,时光再现,每当夕阳时分从此过江的人们延伸占据着很长的渡口,甚尔出现着交相争渡的场面。1980年7月1日,长江大桥正式通车,从此天堑变通途,几个世纪承载着繁忙人们的黄葛古渡就此停止了摆渡。如今时常还听得见家居南岸人的们,津津乐道着当年夕阳西下、人流攒动的盛景。 尤其枯水时节, 从南岸登船渡江需经过百十米长的木竹跳板,两旁的札栏上挂着夜间照明的灯泡,趁着夜色来临,纷纷亮起形成了远远就能望见的长长灯带,最早的山城夜景就在暮色夕阳下与长江水、天交映生辉。

  (三) 统景峡猿

  

 

  清巴渝十二景中唯一被易名的是“桶井峡猿”,座落在渝北统景风景区的“桶井”,集中有峡、河、泉、奇洞,光是统景峡一景就由温塘峡、桶井峡、老鹰峡三峡组成。十里的温塘河,当地人颂“九曲十八弯” 舟泛水上,过其入洞。 而“桶井”,自是因 “桶井”境内的峭壁峡谷,酷似桶状,当人入其中有如坐碧井观天之感,故而得名。之后将“桶井”易为“统景”,也是谓喻此处:集自然山川之灵秀、统天下多种美景之缘故,而桶井峡更以猴子和广阔幽深的溶洞闻名。崖上曾经猴子成群,有恶猴占山为王,经常四处盗食庄稼,扰民兴风作浪,为当地农人所不齿,遂渐被歼,今时峡中再添野猴攀树援藤,又给幽静的峡谷带来新的生机。

  (四) 歌乐灵音

  

 

  清乾隆年间,巴知县王尔鉴对歌乐的灵音之色曾有极佳的描述“山上松杉翳日,遇风雨则万籁齐鸣,人以为上方仙乐” 。相传“歌乐灵音”源于歌乐山顶峰的云顶寺,云顶寺大殿屋檐上挂着12个铜铃,风一吹,铜铃就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和着阵阵松涛翻滚十里,动听之极。可惜从上世纪50年代起,为修筑高炉炼钢铁,云顶寺已被全部拆毁,松涛没了铜铃相伴,也就少了独有的韵味。现今的歌乐山在原云顶寺所在的山顶,仍常云雾渺漫,一年累计接近5个月的时间都是雾天,让山之秀色时隐时现,由来就是雾自缥缈松自隐。惜听偶尔传来的阵阵松涛,似又回到风、铃相伴的歌乐灵音。

  (五)云篆风清

  

 

  云篆山距巴南区鱼洞约八公里,形如鱼脊,高耸盘曲。明代山上曾建云篆寺,至今还可看到遗址。清嘉庆八年(1803年),这里又修了云篆大寨于山隘,为当时巴县县南五大寨之一,迄今只存一寨门。登临云篆山,只见绿树森森,云雾悠悠,侧耳倾听山风穿林,奇云变幻莫测,一会雨、一会雾,会是浓浓的大雾,山脚附近定有水源,滋灌着众多的水田,蒸腾飘忽间,形成阵阵沁人肺腑的凉爽之风,在林中穿梭而过,扰起了一片片树林儿,沙沙地响此起彼伏。而在山巅,迎着拂面的清风,看错落有致、弯曲层叠的稻田,和一丛丛绿树掩映的农家房舍,自然闲雅,待清风将薄雾送向田野间时,天地悠悠山人合一,只想闭目张臂、欲似飞仙,除了空灵飘逸之感,烦恼全抛九霄云外;而踏至那片松香飘林的空山幽谷,静观而坐,让几声清脆鸟鸣,带入与世隔绝、渐渐隐谧山林的恍惚中。

  (六)洪崖滴翠

  

 

  洪崖应是指渝中区沧白路以下,临嘉陵江的崖壁,因崖上还有一洞,此处也唤作洪崖洞。在崖顶上的新华路一带曾经是林木苍翠,树多则蓄水,于是一条小溪从山林间渗出,沿大阳沟、会仙桥一直流到洪崖洞附近,形成一道瀑布悬空而下,落至崖间再顺着岩石自上而下地汇作涓涓细流。而在少雨的季节,水就呈星星点点往崖下滴,水珠儿被阳光映透得,个个如绿珠碧玉,便有文人骚客们将其称为“洪崖滴翠”。 洪崖洞古时也是一处军事要地,在悠长岁月中,洪崖洞这一带相继有过江隘炮台、镇江古寺、东川书院、明代城墙、天成巷街等众多历史遗迹。还是清巴县知府王尔鉴对“洪崖滴翠”以诗吟诵来得妙:“洪崖肩许拍,古洞象难求。携得一樽酒,来看五色浮。珠飞高岸落,翠涌大江流。掩映斜阳里,波光点石头。”

  (七)海棠烟雨

  

 

  烟雨、晓月、海棠、溪,一组诗情画意的文字,组成了曾经的南岸区现滨江路段的一组地名。由渝中隔江观向南岸,亦真亦幻的雾纱朦朦胧胧地萦绕在整个路段的上方周围,联系它们的是交错有致的沟壑溪涧泛起的层层水雾,轻轻逸向那片曾经的海棠树林渐渐飘向迷离笼罩的南山。那溪是海棠溪,溪的两旁是烟雨路和晓月路。海棠溪的溪水,从南山林间蜿蜒而出,经过长满海棠的树林,再穿过单拱石桥汇入长江。那造型有如一弯新月的单拱石桥,把溪水两边高低有序的人家紧紧相联。 每当山雨降临时桥上淡烟微布,丝丝细雨溪流映带,雾绕瓦屋逸然成趣,南岸山城的美景由此得名海棠烟雨。曾有人说“海棠烟雨” 贵在空灵缥渺,在无形和有形之间游离,是靠思、靠悟才能欣赏到的。现在,海棠树早已不再,溪水也被填上了厚土,并筑上了公路,烟雨缥渺的“海棠烟雨” 除了立上的字碑,其景业已消失。

  (八)字水宵灯

  

 

  因长江、嘉陵江在朝天门交汇处的水流,几经曲折相互迂回而天然形成一个酷似‘巴’字的古篆体,故有‘字水’之称。夜幕下华灯初上时,波光凌照弈弈生辉,‘宵灯’映‘字水’, 山城夜景得雅号“字水宵灯”。赏“字水宵灯” 登高为妙,旧时赏“字水宵灯”的三处佳地,分别为“小梁子”(即今人民公园附近)它也是重庆老城的制高点,为观景第一佳处,其后两处为“江北城”(古时仅指现重庆大剧院那一处)和南岸“老君洞”。上世纪50年代,人们开始在主城区的“枇杷山公园”红星亭观赏。70年代末,佛图关的“鹅岭公园”冠鹅峰上,专建高达40米的瞰胜楼,即闻名的“两江楼”。而现在人们最爱去的观赏点,便是南山‘一棵树’ 。 其实最佳的观赏点应在南山“三块石” 的山峰顶上,虽地处较偏,但在此俯瞰,可将璀璨映月的双江灯火尽收眼底,看到的两江水有如金带遍绕山峦,山无穷、水无尽,灯海灿无边。

  (九)华蓥雪霁

  

 

  雪霁,即雪停天空放晴那一刻。据考,华蓥山大雪初停之时景致使人震撼。初识华蓥山是从小说《红岩》,“双枪老太婆”和“华蓥山游击队”那里记住了“华蓥山”这个地名,精彩的故事令人遐想,这给华蓥山又平添上了几许传奇。华蓥山绵亘川渝四县交界之处,山麓四面环拱,诸峰直出云表。秋冬交际时,松柏苍翠丰满仍无衰败之意。最是引人入胜为冬雪初霁,日色破寒,霁色斑斓中普现出一个白茫茫的小宇宙,掩映着丛林翠霭。当春来万物复苏,鲜裹翠绿替代了晶莹霁色;炎炎的夏日风,风吹满山树蔽日,此林疏影流光、清风带人醉,沁人心肺的芳香植物不时醒入脑目;待到金秋时节,在漫山苍翠里登高远眺,群峰逶迤,长天纤尘不染。重庆直辖后华蓥山的余脉金刀峡还划分在重庆辖区之内,它与重庆人民的历史情怀仍渊缘流长。

  (十)缙岭云霞

  

 

  暮日西下,置身于重庆北碚嘉陵江温塘峡畔的缙云山,九峰横亘、延绵不断,好似挂在天上的岛屿漂浮在赤色的云海中,赤多白少的云霞被古人形容为缙云,一早一晚斑斓绚丽地映满天空,远古传说里它叫做巴山,易名为缙云山后,由王尔鉴将其美景“缙岭云霞”纳入了巴渝十二景。缙云山素有“小峨眉”之称,它不光霞色缤纷,由于山势落差大,植物多样性:珍贵彬、桫椤、银杏、伯乐等树葱茏点翠、尤其观东南坡的白云竹海最为盛名,九峰山脉姿态迥异,其中最高的玉尖峰海拔上千米,而狮子峰最险峰,至其峰顶“太虚台”可瞰看蜿蜒如碧玉的嘉陵江和北碚森林城市;最奇香炉峰,缙云山连朝建寺之多,虽现能看到的大多是遗址,但是几经修建的已有1500年历史的佛教圣地缙云寺及改造后的绍龙观,与着奇特的香炉山形将香火连绵至今;最著名宝塔峰还有其它峰形也各不胜数,站在这些山峰上,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都有红霞相伴。

  (十一)龙门皓月

  

 

  向朝天门奔涌而去的长江,受南山山体阻挡,在过海棠溪后,被靠南岸的一排隆起的石梁顿时劈为内外两流。被“劈” 的长江在此转了一个大弯,石梁外江流湍急,梁内却浩如平镜,内外不同如此分明,巴人称这形似弯月、波平如镜的水湾为“浩”。 凸出江面的石梁酷似一尊微微向外流倾斜的游龙,顺着江势连绵而居,中间有一断开处正好疏通着内外水系,由于形如龙门,南宋便有人在其内外两侧刻“龙、门”二字,这龙门浩就此齐名。旧时观之在洪水退去后,浩内水平浪静、浩外波涛汹涌,一动一静,相映成趣。每当皓月当空,江舟归来之时泊于湾内,月光照耀下的江面倒映着渔家人燃起的点点渔火,并泛着温柔橘色的波光。文人墨客颂咏此景为龙门皓月、朦胧如画。现“龙、门”二字,已于文革期被毁。新重庆建东水门大桥时,一施工桥墩正好座落于部分石梁上,现露出的部分石梁由于时间冲刷,已变得嶙峋怪异,政府又重新组织刻上“龙门浩月”四字,此湾成一新景,皓月依旧当空,龙门依旧皓月,只是景物全非。

  (十二)佛图夜雨

  

 

  建于渝中半岛上的旧重庆主城三面环水,只有西南山脊一线可通往“佛图雄关”,它是连接陆路交通的唯一出口,谁都想把守这个离城十里的重要关隘,它是历史上诸多兵家的必争之地,在这硬朗朗的历史背景后面却还隐透着 “佛图夜雨” 的雅名,明代在这里有了“巴山夜雨涨秋池”的夜雨寺。佛图关因岩壁上的摩岩石刻佛像而得名,关墙南北近两江之滨,以高大坚固的悬崖为屏障,关呈三角形易守难攻。关隘间的夜雨寺在刀光剑影中兴建,又毁于攻城略地的战火,传说中长年能夜间浸润滴水的夜雨石也在迷雾之中消失。山临两江,地势高险,水气蒸腾,到了夜晚整个佛图关雨雾蒙蒙,云烟缭绕,宛如江上仙境浮岛。唐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就为佛图夜雨作出了最帖切的注释。佛图关众多古建筑和传说虽已淡出历史,但山上林木仍葱翠苍健,醒目的大黄葛树几百年生长下来,愈加变得枝叶昌盛,惬意山道穿行林间,再极顶远眺,碧玉如带的两江之水,有众桥横卧其上,看道路萦回,高城削天,南北美景,穷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