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朝天门与来福士:但愿历史结论是我错

朝天门与来福士:但愿历史结论是我错

作者:
李正权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19/12/05 11:32
浏览量
【摘要】:
朝天门与来福士:但愿历史结论是我错

  说明:说朝天门,就不可能说到来福士。此文写于几年前,那时来福士的裙楼才刚刚封顶。后来,几幢高楼拔地而起,体量太大,把周边映衬得更加渺小。虽然后来我也写过诸如来福士“十大罪”的文章,但我的基本观点依然是此文所表露的。来福士一修,朝天门就更冷清了,唉!但愿历史来做结论,证明我的观点是错误的。

  

 

  朝天门是重庆的标志,是重庆的符号。只可惜,那城门早就拆除,没有了“古渝雄关”的味道。抗战胜利后,市政府就规划重修朝天门,要在那广场上立一个像纽约那样的自由女神像。可惜,内战一打响,规划就泡汤。解放后,虽然修了客运站大楼,但那气魄毕竟不行。重庆直辖后,市政府决定修建朝天门广场,还弄了一个看起来像玩具像模型的朝天门城门。但是,好容易修起了,朝天门就开始衰落。有了飞机,有了高速公路,坐船的人大幅减少,码头就空闲了。有了大桥,有了过江索道,坐汽车更方便,轮渡也逐渐被淘汰。当年人来人往的景象没有了,只有外地来的游客稀稀拉拉在那广场上徘徊,在那江边戏水打闹。连那广场下的规划馆也空荡荡的,而规划馆以下的那几层楼甚至从来没有利用过,浪费了。只有晚上,外地游客来夜游两江,勉强支撑着朝天门的名气。

  

 

  虽然人气衰弱了,但朝天门毕竟有优越的地理位置,有厚重的文化沉甸,有眼光的商家早就加以关注。2011年,注册新加坡的凯德集团用65个亿的高价,拿下了朝天门地块,然后规划投资140多个亿,修建来福士广场。据说,这是这家亚洲最大跨国房地产公司在全球的最大项目。重庆人从报纸上,从电视上看到过那广场的效果图,的确有些震撼。那是世界知名建筑设计师以色列人莫西·撒夫迪设计的,八座高达两三百米的弧形塔楼临水北向,错落有致,寓意“乘风破浪、扬帆起航”。特别是那连接塔楼的水晶廊桥,就像卷起的风帆置放在那楼顶上,给人无限遐想。有介绍说,那水晶连廊将设公众观景台、空中餐厅、空中游泳池,可以让游人在那廊桥内欣赏到独特的两江交汇景观,欣赏到山城万家灯火的璀璨梦幻。在那游泳池游泳,甚至可能使人产生在天上遨游的感觉。

  

 

  投资这么大,开发商能否赚钱,不在我等考虑中。如今,来福士广场已经修建了好几年,裙楼已经封顶。修建过程中,在嘉陵江一侧发现了宋代老城墙,引起文物保护人士一片惊呼,纷纷要求保护。这些均可不论。我只是想,那塔楼,那水晶廊桥,那高高在上的意味,那像 大牌坊的造型,与朝天门的历史已经没有关联,与曾经以朝天门为家的人们也没有关联,与朝天门原来的那些城墙、那些码头、那些石梯、那些小巷、那些破棚烂房更没有关联,甚至与那街心花园、那客运大楼、那仓库也没有关联。据说,那上面的住宅售价,每平方米将高达几万元人民币,一套房可能就要几百万上千万元。因此,那只是富人的乐园、富人的天堂,穷人只有仰望,只有惊叹。即使能够狠心花上两三百元(我估计今后开放那水晶廊桥,其门票至少也要两三百元吧),去那廊桥上体验一下天上人间的感觉,也只是游客的感觉。面对那些进进出出的富人,面对那些看一下也要心虚的高价美食之类,我们的心底会有什么感受呢?可能是我一直穷,说实话,我现在就已经有异己的感受了:朝天门已经不是我们“自己”的,是“异”于我们“自己”的,是“异己”!

  偏偏我儿子从事的是建筑设计方面的工作,而且参与了这个项目。他经常回家提起,脸上很是自豪,甚至说:“等我儿子长大了,我要向他说,这大楼是你老汉参与修建的!”我只能略带讽刺意味的说:“你在那上面买上一套就更好了。”

  

 

  虽然如此,虽然有人对那耸天立地的高楼彻底改变了朝天门的形象愤愤不平,虽然有人对修建过程中发现的宋代朝天门城墙遗址被破坏而大声疾呼,但时代总是在前进的,新的代替旧的往往是必然的。一种新的建筑才出现的时候,总是让人不习惯,总是让大多数人非议。随着时间流逝,看顺了眼,习惯成自然,非议成赞赏,甚至可能成为新的历史、新的传统。巴黎埃菲尔铁塔就是例证。埃菲尔铁塔才开建,就遭到著名文学家莫泊桑、小仲马等著名人士的强烈抗议,甚至引发巴黎市民的请愿活动。建成之后,抗议也一直不断,巴黎市政府甚至多次打算加以拆除。但是,经过几十年的争论,这个曾经被人们认为是影响巴黎市容的“由钢铁铆接起来的丑陋的柱子”,终于得到人们的认可。如今,埃菲尔铁塔已经成为法国的象征,成为法国人的骄傲,每年都有几百万人前往参观,是当今世界数一数二的建筑地标。有这样的例证,谁又能保证自己能够准确预测来福士广场今后的命运呢?

  不过,作为朝天门曾经的老住户,曾经在那阴暗、潮湿、破烂、肮脏的陋巷里度过少年、青年、壮年的人,想想那高楼,心中依然充满某种说不清的情绪。那是富人的,那是异己的,那是与我们这一代敌对的!住在上面的人,可以俯视满城的平民百姓,显示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可以得意洋洋指点长江、嘉陵江、黄山、涂山、人头山、铜锣峡和整个城市的楼房、桥梁、道路、公园以及如蚁群一样的人们。而如蚁群一样的人们,只能仰视、惊叹和羡慕,或者再加一点嫉妒和仇恨。朝天门“朝”的是“天”,“天子”皇帝早就消失,但富人们却依然可以以“天”自居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朝天门的名字对那些富人,对满城平民百姓依然具有某种意义。我在想,开发商真的不懂文化,取名来福士,既难听到极点,又没有一丁点儿文化内涵,更没有丝毫的哲学意味,还割断了历史。朝天门这样好的名字,被一群哈呼呼的官员和哈呼呼的商人抛弃了,真是遗憾!

  

 

  重庆消失的地名太多,我只默默祈祷:朝天门,虽然你的城门、你的城墙早就消失,你的繁忙、你的人流也早已消失,但你的名字不能消失。那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蕴含着几百年历史,让我们一代又一代人都深深怀念的名字!

  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