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走长江之南,观三座大院

走长江之南,观三座大院

作者:
半山隐士
来源:
半山隐士
2019/11/26
浏览量
【摘要】:
走长江之南,观三座大院

  【作者介绍】王小迟 网名 半山隐士 重庆文保志愿者 老重庆发烧友 自由撰稿人

  前不久,受好友曾老师邀约,驱车去了一趟巴南的接龙镇和石龙镇。巧的是,两个镇都带有"龙"字!其实在重庆带"龙"字地名很多很多。不信你去查查看,从南岸到巴南这一字排开:南岸的迎龙镇、巴南的接龙镇、石龙镇。套用曾老师的话: 迎龙、接龙、石龙,一条长龙入长江,福泽巴渝稻米香。这一大片地域原来就是重庆的鱼米之乡!

  

 

  接龙镇,位于巴南区东南部,距重庆市中心55公里。自然植被保护完好,平均海拔550米,最高海拔950米。是重庆市命名的“优秀绿化小城镇”、“民间吹打乐之乡”,并且还被确定为无公害农产品生产基地。

  而石龙镇呢,也位于巴南区东南部,驻地石龙场,辖区东邻南川区的大观和兴隆镇,南与石滩镇和南川区的神童镇接壤,西连接龙镇,北与东泉、姜家镇毗邻。清康熙年间,在“赶场坝”的几家野店发展成集市,后迁至距“赶场坝”一公里的石梁上建场,因地形似龙,故名石龙场。

  

 

  自古这两镇因相邻而友好,老百姓走亲串户,邻里关系甚是和谐!

  因地处与南川交界处,旧时这里棒老二(土匪)较为猖獗,他们把持着山头、或设伏路口,做些打家劫舍的营生。因此,在这样社会背景下,乡坝头有条件的乡绅及富裕人家,都要建大院、修高墙、筑碉楼,以保证自家老幼及族人的生命安全!或因自身经济能力,或三、五年完工,或两代人修成,建筑规模大的,也会三代人才修好。

  

 

  我们去看到的向家大院、覃家大院、杨家大院至今为止都有百年的历史了,三座大院在修建时,目的都一样,为族人遮风挡雨,抵御土匪骚扰。

  如今,经过百年风风雨雨,三坐大院完好程度各不相同。

  

 

  接龙镇向家大院,损毁很严重。旧时是一处依山而建的三楼一底的土房,地基是青石,厚厚的土墙,上盖小青瓦(据悉,在没有钢筋水泥的百年前,在夯筑土墙时,要加入动物血、糯米浆、竹筋丝,这样才能经风见雨)。顶楼还有迴廊,并做有拱及雕花,至今仍有残存。

  曾老师曾经来过,碰巧遇见了向家大院的后人,从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向家大院的故事:

  解放初期土地改革,有钱、有田、有房产的人,在农村被定性为地主,是专政的对象。因此,原主人被人民政府镇压后,整栋房子就被没收了,充公变成了巴县凉水乡政府办公楼。以后,乡政府撤走,又成为一所小学临时校舍。后来的人民公社以大队的名义卖给这个大队的书记,此是后话。

  老屋现在已无人居住,没人住也就没有人气。房前屋后杂草丛生,生活垃圾遍地都是,楼上的精美雕花因无人打理而剥落,具有时代印记的革命口号还依稀可辨。

  而巴南区石龙镇放生塘覃家大院,则因巴南区政府挂牌保护,现在看来保存比较完整。

  厚实的土墙、精美的窗棂、完整的青石、给人以厚重沧桑的第一感官印象。在相隔一百二十多年后,局部虽有损毁,但总体依然完好!

  

 

  覃氏家族在石龙镇历来都是望族,据悉大约有300多年历史了!四川省巴县石龙覃氏家族族谱记载:巴县石龙支族乃上古皇覃氏后裔。是从湖北麻城孝感乡迁入重庆荣昌县张家坝(后改为覃家坝)。后因献忠屠蜀,祖辈率众迁移去了贵州的婺川。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又有族人从贵州婺川迁入重庆巴南区(原巴县)石龙魏家坝(后改为覃家咀)。从此,覃氏后人在此繁衍生息。1890年,覃氏族人覃应礼,在明月寺山麓修建了覃家大院。因家境殷实、乐善好施,每逢有乡人卖鱼便买下置于院前池塘予以放生,故又名“放生塘”。

  

 

  覃家大院坐南向北,四合院布局,穿逗木结构,单檐悬山式建筑。屋顶是小青瓦、木板壁、镂空窗户,装饰福禄寿喜、福寿八仙、人物故事、花鸟虫鱼兽等,全都描金,至今仍有描金痕迹可寻。

  那院落前台阶的青石板都是丈二尺整石头,间或有些拼逗。在当时交通运输不发达,吊装工具都比较落后情况下,这么厚重,大块的整石头是怎么运过来的,又是怎样严丝和缝地铺好?真让人惊讶!

  四周是厚实土墙,形成“中院坝、左天井、前左后右炮楼”的格局。大门已毁,立柱尚在。

  从前来观望的村民那里得知:

  

 

  1949年后,这覃家大院主人,老地主及其后代,统统被扫地出门,另筑土屋居住。覃家大院(含碉楼)全部分给了贫下中农。至今住在里面的都是这些人的后代,而覃家后代则住在附近自建土房里。

  近七十多年的无爱护居住,整个大院满目疮痍,破败不堪!更有甚者,将家里的雕花窗子拆下卖钱,然后换成木板,遮蔽窗框。后经文物单位挂牌后,才阻止这类事情的再发生!

  

 

  最后说说巴南区石龙镇的杨家大院。它是清晚期当地杨姓大户,子女出国留洋,学成之后回到故乡,在修建房屋及碉楼时,大量引用西洋风格,波斯艺术,结合当地建材,因而房屋建筑气派,雄伟。虽经百年,主体结构仍完好地保存下来了,只是内部地板,屋顶天花板的花纹图案剥落破败。

  

 

  1949年前,杨家大院的辉煌,无法真实知道,也很少有文字留存。以后的命运也与向家大院、覃家大院一样:打土豪,分田地!

  

 

  如今,三座百年老宅,在风雨中飘摇,总有那么一天,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将归于自然,而我们将拿什么传承给子孙后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