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图说往事 | 青春啊青春 | 当兵三十年纪念

图说往事 | 青春啊青春 | 当兵三十年纪念

作者:
张劲
来源:
劲芝缘
2019/11/25
浏览量
【摘要】:
青春啊青春|当兵三十年纪念

 

青春啊青春 | 当兵三十年纪念

作者|张劲

 

  就像女人希望嫁人一样,男人也希望找个女人做老婆,这是人之常情,而且年纪越大这样的的欲望会变得更加强烈,更何况年近二十岁的兵哥哥呢。三十多年过去,古蔺中队的战友们还将“周五妹”挂在嘴上,谈着青春的美好。

  

 

  老人们觉得当兵的战士还是孩子的时候,当兵的我们自己却不这样认为,而是觉得自个已经很大了,已经是男子汉了,嗓音厚重了,肌肉发达了。

  

 

  那时候大家十七八岁,正是青春发育最快的时期,遗精的人可以说此起彼伏,经常有人大晚上发疯似骂自己“遭了”,就像没有守住阵地般的沮丧,大家管“遗精”叫“跑马”,然后就是悉悉索索换内裤,把被打湿的绿色大裤衩拿出去洗。

  

 

  经常在中队的晾衣杆上挂出的大裤衩,每个人都会被不能控制的“遗精”烦恼着,因为自己根本不能控制它的出现。

  

 

  部队的大裤衩也是发的,数量有限,每年也就发两条吧。那大裤衩真是大的惊人,孕妇穿都没问题。我也曾经问过老兵为什么要做那么大的裤衩,他们的回答是:部队要进行长时间拉练行军,如果裤衩小了,会磨损大腿根部。这个说法确实很有道理,就连走久了,衣服领子都会磨破脖子。

  

 

  其实,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经常去洗大裤衩的,会手淫的人,经常会在晚上站哨时把它放掉。后来大家熟了,和朋友也就无话不谈了,一天有个战友说他晚上手淫,精子射出去很远,起码一两米,把远处的塑料布都射的啪啪作响,真是国防身体。

  

 

  有一年一个中队的战士告诉我,他们中队卫生室有一大盒子避孕套被战士抢光了,然后他们队长问他们干什么用,他们的战士说:晚上睡觉时先把他们套上,免的晚上“跑马”洗裤衩,气的他们队长不行。我总在想他们这么做能行吗?它怎么能戴的住一晚上呢?纯粹忽悠领导啊!

  

  

  部队有条例规定,义务兵不能在驻地谈恋爱,这条规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设定的?也许是怕影响部队管理,也许是怕影响部队驻地的男女比例结构吧,反正就是不允许。

  

 

  可是还是有很多士兵在服役期间有过爱情经历,但是能够开花结果的却少的可怜,正如大学校园一样吧!恋爱的人很多,可是能够走到一起的却少的很,因为年轻人的冲动往往总是不包括对未来的担心。

  

 

  有些人,眼瞅着要成功了,到最后也失败了。

  

 

  我在连队时,看到有个退伍老兵把自己的女友都带回老家了,可是那个女的居然又自己跑回了古蔺老家,原来她觉得我那个战友的家乡,比自己的家乡还穷。

  

 

  爱情真的是和条件紧密相连的吗?我觉得不是,一定是天注定。

  

 

  我们年轻时候认为爱,就是无私的奉献精神下,两个人拧成的一股绳。如果是合力,这个绳子会很结实,如果各自以自私出发,就不可能拧在一起,更不可能结实了。尽管自私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我们仍能看到美好的爱情。

  

 

  我的一个战友在部队时,有一年,他被派去给当地的化工学校军训,他训练的班上有一个女生喜欢上了他,渐渐的他也喜欢上了这个女生,于是两个人迸发出了爱情。

  

 

  少男少女发生这样的事的机会很多,我知道很多参加军训的战士,好像通过军训都有了一段恋情一样,可是,最终都似乎又都只是美好回忆罢了,我当时很遗憾没有能去做军训教官。

  

 

  我以为我的这个战友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因为他退伍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个女生毕业了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那个交通不便的时代,可以说天各一方。

  

 

  战友退伍后还是一往情深,他也有不少暗恋他的女同学还在那里未婚呢。女同学们也是暗送秋天的菠菜,我估计他们必定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再加上双方父母的竭力反对。

  

 

  他的父母甚至也让我劝过他不要再继续了,他好像也很犹豫了,我以为这个事儿算是结束了。可是没有过多久,就得到了他和那个军训认识的女孩结婚的消息,而且很快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真是苦尽甘来,终成正果。

  

 

  他们孩子才出世的时候,我去看了他,问他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说他觉得“只有她最适合自己”。

  

 

  为了这段恋情也的确让他吃尽了苦头,他首先要改变了自己父母的态度,然后利用节假日到另一个小城市去看她,女方家长不让他进门,他就住招待所,最长的一次住了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她人。

  

 

  女方的父母把自己的女儿锁了起来看管,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但是他告诉我,他觉得住在那里,就离她很近,就是一种幸福,真的很感人。

  

 

  她,也是个很坚强的女人,曾经离家出走,到我战友的家里住着,害的自己的父母找到我战友家里大闹,还骂我战友的父母纵容自己的孩子,顺便抓回了自己的女儿。

  

 

  就这样不停的折腾下,他们居然结婚了。还有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他们过了很久也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生活,他们还是在不同的两个地域。

  

 

  我的战友主动调到一个小点地方上班,他说这样可以在周末早点走,坐火车回家看老婆孩子,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

  

 

  那些年,逢年过节我总能收到他的问候,有时候通电话总能感受到他们两夫妻快乐的声音,还邀请我过去玩呢!

  

 

  想想也是,我们也是二三十年没有见过面了。有时候真是要赞叹友谊的的伟大,几十年未见,想起昨日一样的鲜活。

  

 

  记得才从古蔺调到泸州的第一个周末,他就喊我去泸州忠山公园玩,还带了地垫,我们两、还有他带的化专两个女生,一起在坐在草地上聊天吃零食。那天的天气真不错,游人很多,结果被参谋长看到了,第二天我忘了是怎样的被海批、解释......

  

 

  爱情中,只要无私的去爱,勇敢的走下去,就会有结果的。

  

 

  我退伍后,我的一个小战友还在服役期,他写信告诉我他在驻地谈了个女朋友,我用老革命的口气告戒他:成不了。

  

 

  女方在当地的一个银行工作,而我的战友退伍回到了省城成都,他说他们会走在一起的。这期间他也不停的活动,希望把女友调到成都来,但是谈何容易。

  

 

  他也结交了认识其他女孩子,我以为部队的恋情算是结速了,可是谁曾想到,得到的却是他和泸州妹妹结婚的消息。女方居然凭借在四川珠算比赛的优异成绩,在成都的一个银行找到了工作。

  

 

  有一年我春节去看他们,他们才按揭了新房,装修的也很漂亮,天气有点冷,他们居然给我拿了条毛毯搭在腿上,就是不开空调。他说才买了房装修,手头有点紧,空调费电,咱们自己人不必在意哈。

  

 

  他还说:他两口子天天都是这样取暖看电视的,我还是第一次串门享受这种待遇。他们银行处理车子,他居然也买了一辆,我还笑话他说:空调都舍不得开,还玩车啊!他说车子很便宜,一万块很划算的,一辆旧夏利。他们其实还不只是开车,每个周末还要去打网球,真是够时尚。

  

 

  想一想这又是二十多年的事了,他们孩子的网球水平都已经十分了得了。

  

 

  他们两个是我看到最能争吵的一对夫妻,经常都能听到他们又在为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上咆哮呢!好些朋友都说他们一定会是最长久的夫妻,因为“吵吵闹闹一辈子”,心里的嫉恨也就少了,的确也是如此。

  

 

  过了些年我又去看他们时,他们换了大的房子了,而且他们的小宝宝已经能够在地上飞快的爬行了,他们还在为怎么教育孩子争吵着,他们要我给孩子照相,虎头虎脑的他真是没有一刻安静啊。他们俩但是除了喜欢打网球,老婆又有了新的爱好,喜欢看F1赛车,电视里有了赛车节目,晚上不睡觉也要守着看完。

  

 

  以前挺喜欢一句话:同时信誓旦旦,有的却充满了谎言与欺骗,唯有军人的誓言,经得起死一百次的考验。

  

 

  三十年,社会变了,很多事变得很脏,沾染在每个人的身上,都到了需要一次彻头彻尾洗涤......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