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
“诗坛伯乐”杨本泉

“诗坛伯乐”杨本泉

作者:
吕进
来源:
印象重庆网
2019/11/23
浏览量
【摘要】:
“诗坛伯乐”杨本泉

 

“诗坛伯乐”杨本泉

吕进

 

  诗人杨本泉的名字来自《孟子》:“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若是,是之取尔。”他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在复旦大学开始写诗,即有诗名。杨本泉是在新时期“归来”的,在头上戴着“极右派”帽子的艰苦岁月里,他更懂得了时代,更亲近了大众,所以归来后的诗比过去更深刻。

  

 

右起:吕进、杨本泉(穆仁)、蒲华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平反以后的杨本泉被任命为刚恢复建制的重庆出版社的副总编,在总编田伯萍的支持下,在全国发掘了不少诗歌新人,重庆能被公认为诗歌重镇,诗歌出版也是一个原因。重庆余薇野的《辣椒集》和李钢的《白玫瑰》,成都王尔碑的《流云集》,山东孔孚的《山水清音》,北京刘湛秋的《无题抒情诗》,都非常轰动。广州古远清的《中国当代诗论50家》、上海潘颂德的《中国现代诗论40家》也是当时开先河的理论著作。到了新世纪,杨本泉又发现了素不相识的山东工人诗人蔡培国,并出资为他出版诗集。杨本泉力促我为蔡培国的处女诗集《红帆船》写序,我在序言里称蔡培国是“蔡三行”,这个称呼居然流传很广。年近九十的时候,杨本泉又发现了河南安阳的工人诗人王学忠,多次向我推荐。2009年,新诗研究所邀请了王学忠出席第三届华文诗学名家国际论坛,给王学忠创造了与外国诗人接触的机会。

  孔孚当时名不见经传,在当地没有资格单独出书。经诗人邹绛推荐,杨本泉亲当责编,推出了《山水清音》,一举成名。纽约《华侨日报》发表长文,称孔孚为“当今中国新诗坛山水诗派祭酒”。当年我去济南出差,孔孚老是围绕杨本泉问东问西:外貌,年龄,风度等等,对杨本泉充满友好和感激之情。李钢的《白玫瑰》已经基本编成的时候,他又发表了引起诗坛地震的组诗《蓝水兵》,杨本泉坚持把这组诗补编进去,这使得《白玫瑰》的份量大大加重,李钢的《白玫瑰》和刘湛秋的《无题抒情诗》分别获得全国第二届、第三届优秀新诗(诗集)奖。

  

 

  我的成名作《新诗的创作与鉴赏》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北京《诗刊》也买了几百本赠送给重点培养的作者,这本书的责编也是杨本泉。他是副总编辑,事多,但是抓紧一切空闲时间审稿。就是出差,也把这本书稿放在箱子里,有空就读。书的原名是《新诗的本质、创作与鉴赏》,杨本泉删去“本质”二字,去掉了原书名的书生气。《新诗的创作与鉴赏》问世十年后,杨本泉在《云南日报》发现一篇对这本书的好评,高兴之余,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经久不衰的赞赏》。杨本泉到处扶持作者,却坚持在担任副总编期间,绝不在重庆出版社出自己的书。“下台”以后,他出版诗集《绿色小唱》时,要我写序。我的序言题目只有一个字《唉》,但是写了一万多字。他被放逐二十二年,耽误了多少时光啊,为什么不“唉”呢!

  肖秧曾在重庆工作,后来又担任四川省长,杨本泉和肖秧的友谊也很感人。杨本泉在北碚兼善中学就读时,有一个叫陈琤的同学,这就是1984年到1992年的重庆市委书记肖秧。肖秧在1947年就读清华大学电机系时入党,后来被捕。同时被捕的两位同学被处决,肖秧年龄小,个子也小,敌人又抓不到证据,于是被释放了。牺牲的同学,一个姓肖,一个名秧,于是,陈琤从此改名肖秧。1989年春天我去成都到四川省作协开主席团会议。那个时候火车软卧控制很严,开车时,我的房间进来的是市委书记肖秧,他没有带随行人员。我们两人天南海北地几乎聊了一个晚上。肖秧问我:“你认识杨本泉吧?”我说:“好朋友啊!”肖秧幽默地笑起来:“解放前,我读中学时,没有饭吃了,我就到杨本泉那里去打秋风哟。”原来,肖秧那时很穷,有时甚至饿肚子,杨本泉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1948年起就进入新闻界,编辑报纸副刊。肖秧是文学青年,经常向他投稿,由此结识了杨本泉。杨本泉看重他的才华,总是接济他。肖秧后来从北京调来重庆任职后,百忙中去到杨本泉的家看望,还在重庆请杨本泉吃饭,戏称是“还债”。

 

  2012年10月11日新诗研究所在学术报告厅举行了《和他的花瓣握握手——贺穆仁先生九十华诞暨诗歌朗诵会》,穆仁是杨本泉的笔名,会标采自他的诗篇《豆蔻天竺葵》:“和她的花瓣握握手/你的手就香了/你就变成一朵芬芳的花了”。研究生们折了千纸鹤,上面写满各种祝愿,装在一个玻璃罐里,送给他们尊敬的诗人。重庆出版集团董事长陈兴芜也赶来参加活动。吃饭的时候,杨本泉对我说:“我抹着胆子,又订了三年的《重庆晚报》,主要是想看你的文章。”结果,三年过去,到了2016年,93岁的杨本泉仍然好好的,而且,还在他的园地里忙碌。他给我写信说,他写了《“小诗原”与“七月派”》,还打算写《“七月派”在重庆》。他说“这些,或许对《重庆新诗发展史》将来修订时会偶有所补吧!”

  

 

  11月16号,杨本泉永别了我们。他是一个崇高的人,和他的花瓣握握手,我自己的确都变香了。但是他的诗,他的伯乐风格是会永在的,新诗会记住他。

  

 

  作者简介

  

 

  吕进,1963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外语系,留校任教。1987年由讲师破格晋升为教授。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历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重庆作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委员。曾为博士生导师、教育部教学指导委员、重庆市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西南师范大学学位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重庆市文联名誉主席、中国闻一多研究会副会长、鲁迅文学奖评委、重庆市现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等。

  著有专著《新诗的创作与鉴赏》、《给新诗爱好者》、《一得诗话》、《新诗文体学》、《中国现代诗学》、《画梦与释梦——何其芳创作的心路历程》、《吕进诗论选》、《文化转型与中国新诗》,编著《四川百科全书》等。

 

  中国微型诗社简介

  1996年元月,由穆仁、朱兆瑞、蒋人初、姚益强等一批诗人,在重庆创办了全国第一张《微型诗》报,从此“微型诗”这一崭新诗体就走进了中国当代诗坛。二十年来,中国微型诗始终坚持以“高雅·精微·华风”为办刊宗旨,领军中国微型诗的发展,被著名诗人贺敬之赞誉为“诗歌百花园中一枝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