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底部版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重庆新印象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6879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您的位置:
首页
>
>
重庆龚滩古镇,一朝扬名天下知

重庆龚滩古镇,一朝扬名天下知

作者:
光头章 劲芝缘
来源:
印象重庆网
发布时间:
2019/10/30 20:51
浏览量
【摘要】:
龚滩古镇,据可考资料已有1700余年。但是现在这个龚滩古镇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古镇了,是因为要修个水电站,将原来古镇搬迁新修的古镇,新的古镇因本人没去过,不妄议了,只谈老龚滩。

  

 

  龚滩古镇,据可考资料已有1700余年。但是现在这个龚滩古镇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古镇了,是因为要修个水电站,将原来古镇搬迁新修的古镇,新的古镇因本人没去过,不妄议了,只谈老龚滩。

  

 

  九十年代去趟龚滩是相当不易的,即便专车从重庆出发,也需要开十个小时以上,那叫一个偏远,早上走晚上才能到。

  

 

  正是因为偏远落后,这个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镇才保存了下来,而且保存的极其完整,在当时重庆所有的古镇里,也是保存最好的,最大的。(个人摄影所见,非官方排名。)

  

 

  跨过那条河(乌江),对面就是贵州。那年月龚滩已经很穷,但听当地人讲,对岸更甚,赶场天对岸的人会坐船过来,卖些柴。我问他们去过对岸吗?他们说有人去过,重山峻岭中走很远都没见大路......我看着对面的绝壁山峦,很向往去那边探险,可是去过四五次龚滩,从未如愿......

  

 

  我不知道如今那个旅游地----龚滩,是否还有千年的感觉,过去到处都是古老的印记。

  

 

  很多地方一成了旅游地,整个味道就变了,这也是真正摄影人很少去旅游景区的原因。

  就像一块口香糖,早就咀嚼的没味道了,然后非要装出很陶醉的样子,那照片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倒不是说景区不能去,只是别老照着以前别人的模样,再依葫芦画瓢了。

  

 

  老龚滩的人极其淳朴好客,有外人来,定会笑脸相迎,然后欢迎你去他家做客,喝喝茶......这个是当时龚滩最有文化的人,罗子楠(音)老人。他能够把每个人的名字编成灯谜,我记得他把我的名字编的是“临潼巨鼎”,还解释给我听了的,为什么是张劲的谜底。而我一直也没细想......现在想来八旬老人如此睿智,估计我们以后做不到了。

  

 

  这是龚滩的明星级人物了,第一次去因为他形象好,大家请他去拍片,当时还有些扭捏,后来他已经很有镜头感了。

  

 

  现在有人说这样喂奶不文明了,其实你爷爷和你爷爷的爷爷都是这么吃奶长大的。现代人不过是披着文明的外衣,内心却是一肚子龌龊。

  

 

  其实,国内有很多纤夫的片子都是在龚滩拍的,那里有绝好的栈道和激流险滩。

  一个朋友曾经拍过很著名的照片“风雨人生”,就是龚滩拍的一老人。据说,大白天被弄上船,然后往他身上使劲泼水,造成暴雨中的老纤夫形象.......

  据当地人讲,没多久这位老人就去世了。

  

 

  我当时找纤夫拍照,是希望以后这里旅游了,他们可以作为旅游表演,演给游客看看,也能增加收入。当年他们很配合,组织船啊,甚至同意裸纤拍摄......照片并未拿出来过。......

  后来摄影圈出现一大批纤夫照片,很多人都以纪实的面目开始吹牛了......尽管神神秘秘的,仔细看,也就是过去那帮给我们拍照纤夫老了点。

  说实话龚滩这些纤夫,他们还真不是职业拉过纤的。

  

 

  再后来,还有网上流传很广的,女的半裸拉纤的照片。那是一个朋友在贵州拍的,也是离龚滩不远的地方......具体拍摄经历不多说了。

  

 

  龚滩古镇,包括重庆一系列古镇被人关注,最早就是因为有这么一帮摄影人去努力拍摄开始的。(旅游正史上是没有书写过的)。当时,中国民俗摄影协会重庆有个联络站,负责人是李晓勤,他是极力倡导挖掘和抢救民俗题材的摄影师。

  

 

  九十年代,李晓勤绝对是个有争议的人物。那时候重庆搞摄影的人本身就很少,几乎是各个单位搞宣传的、报社什么的。李晓勤,长得那叫一个亚非拉啊!竟然还留个马尾鞭子。正统的人实在是看不惯这么一位“神仙”,背后说他的人很多。

  

 

  但是也正是这个人,靠着一腔热血和执着,把民俗摄影搞得风生水起。让那个崇尚风光的时代,有了一大批关注身边这块热土的摄影人,从此揭开了重庆展现大量古镇的序幕。所以脸皮要厚,还是要厚对地方。

  

 

  龚滩古镇就是爱好民俗摄影的摄影师们,着力拍摄的第一个重要古镇。很多人 都是多次前往这个偏远小镇。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重庆联络站,是李晓勤靠站在外面发名片来一个个拉人参加的......没有人员,没有经费,开会到处想办法借场地,甚至没钱搞影展......那种艰苦,说起来都是眼泪。

  但是重庆民俗摄影活动从来没有停止过。

  

 

  直到今天,还有很多重庆摄影人对我说:最快乐的协会摄影日子,就是那个年代。是的,这才是真正的摄影协会,而非官僚机构,更不是谋权谋名谋私的衙门协会。

  

 

  摄影人本来挺单纯的,不能因为有了个组织,反而还学坏了,那多可悲呢?

  

 

  重庆古镇,最后成了重庆一张响亮的名片,但是人们早已忘记了他们......

  其实摄影人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有人欣赏自己的片子就很开心了。

  

 

  有些人觉得自己拍了些老房子老街,出了画册了,就很不得了,了不起了。那么,那些发动和组织更多的人,去热爱摄影、去记录家园、去抢救性拍摄民俗传统的摄影人......是不是更加伟大呢?

  

 

  越高尚的的人,其实越不需要别人为自己树碑立传。因为,历史会证明最美好的赞美,是人们口碑。

  

 

  龚滩古镇,不但让摄影人如同发现了宝地,更让热爱它的摄影人成为了终生的朋友。

  

 

  一个地方好不好,我更多在意那里的人好不好,环境毕竟是人的环境。

  环境好,人不好,去一次足矣。环境好,人也好,乐此不疲。

  

 

  谁不喜欢甜美的环境呢?水是甜的,空气是甜的,人是甜的.....有些地方,你没去过真的是遗憾。

  

 

  龚滩古镇,记忆中的古镇。

  让我们记录这些古镇,是因为作为重庆摄影师,对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浓浓的爱,不需要把它当成丰功伟绩。

  

 

  有些人总觉得自己摄影做了很多的贡献,很了不起。摄影人,说白了不过就是个记录者。让自己的影像拍得更好,让自己的影像说话才是真的。

  就像龚滩古镇,我们记录了你,但是也没能保住你,痛惜。

  重庆摄影的故事,是一个很庞大的故事,在这里不多说了。喜欢听重庆摄影史的朋友,可以关注“劲芝缘”,光头章会抽时间写写。